菜单导航

哭泣的孩子

作者: 又亦 发布时间: 2019年08月15日 21:43:33
一挚友说:我们在不同的站台,乘坐了同样的列车,我们相遇、相知、相熟而又相别、相离或相弃,而列车依久奔腾不息。朋友,是长河里最灿烂夺目的浪花之一,可转瞬间,却已物是人非,生离死别,阴阳相隔;同样的季节,不同的心情,在冷雪菲菲的阴雪天,心情快乐或苦闷得一

我是一个哭泣的孩子,曾经为继线随风逝去的风筝哭泣;我是一个哭泣的孩子,曾经为短暂地离家别亲伤心;可在年年呼呼不停的北风口上,我长大了。

  在我行走的第一步脚印里,都有父亲开着“突突”的机动三轮运货的匆忙;在我驻神的每一幢摩天大厦旁,都有母亲牵肠挂肚的叮咛与思念;在我的步履匆匆中,父母正在经历从壮年到老年的历程,他们渴望儿子有一天能脱蛹成喋、展翅翱翔。似乎记忆中只有那张昏黄的台灯与日日的奔忙,转眼却已离家七年,却俱是求学在外。抖抖业已羽丰的翅翼,却还无铁翼的振翅,曾经梦想飞翔是如此的简单纯粹,乃至是想到即可做的事情,可真正面对空阔无穷的碧蓝,却乏力振翅。

  天平师姐在短信里说:“我要是像一团火燃烧起来,那该多好啊!”天平师姐即是一团熊熊烈火,而今安然于一市中学教书育人度日,观目同学,俱也是安然于生活生命的平静;一诤友也相劝我:找一份安稳而本分的工作,娶妻生子,孝敬父母,安然度日。我微微笑,却没有说什么。

  渴望生命像鲜花一样绽放,渴望生命如片片破碎的雪浪花一样璀璨,渴望有一天用铁的翼在碧空飞翔,用手背擦干生命中感动或悲伤或喜悦的留恋,依久在练翅振飞。

    我是一个哭泣的孩子,原以为自己会单纯快乐地一直生活下去,直到有一天为曲折磨难而黯然伤神;我是一个哭泣的孩子,原以为朋友亲人会一直陪伴在自己身旁,直到有一天客居他乡独自彷徨时才戚戚伤感;可在沟沟坎坎中,我任性地长大了。

  当躬礼听劝时,换来亲人、邻人一声这娃真是不错、有前途的沾沾自喜;当任性争辩时,换来恶言一片:像这个样子,你一辈子也不会有多大出息,就这一句话定了你吧!时的心伤凄落。时长了,也就习惯了褒奖与砥毁流言,习惯了风吹过时带来的或热气炎炎或冰气逼人,心情也就淡然,恬静于自己的生命生活。

  朋友说:活得忒没有意思,好像我总是喧闹人群中格格不入的一个。其实,那一个又不是格格不入啊!人在谈论自己想谈论的话,听自己想听的曲;想当年,如果钟子斯不想听俞伯牙谈琴,纵然再有知音,也断没有这段佳话了;天忌知音,所以子期早亡,伯牙摔琴再不奏曲以奠知音,成为千古绝话。我们单个都是格格不入的喧闹人群中的鹤立鸡群,亘古的孤独与独处远没有离开我们,宁静以致远,淡泊以明志;我们要有淡泊恬然的心,我们更要有一份真的宁静,让心得以思考,得以淡然地成熟成长。

  我是一个哭泣的孩子,午夜梦回时突然地潸然泪下,却说不清道不明情绪;我是一个哭泣的孩子,华灯初上时突地泪眼模糊及至泪流满面,却不知勾动了那根情弦。

  夜阑、灯黄,在凄清的气氛中捧读一册书,为他人的悲欢离合、喜怒哀乐而或悲或喜或沉默或欢欣,心情几易其绪;等到看过一回,往往已是他人午夜梦回时;曾听得一友于梦中哭泣,这是一个坚强如铁的人,凡是困难都走了出来,可在午夜听他丝丝如缕却又悲伤的哭音,不觉心动心疼,半响,自己早已是泪流满面。

  一挚友说:我们在不同的站台,乘坐了同样的列车,我们相遇、相知、相熟而又相别、相离或相弃,而列车依久奔腾不息。朋友,是长河里最灿烂夺目的浪花之一,可转瞬间,却已物是人非,生离死别,阴阳相隔;同样的季节,不同的心情,在冷雪菲菲的阴雪天,心情快乐或苦闷得一塌糊涂。

  扭亮一盏心灯,照仅尺寸之地,面对着大黑暗,心地反倒凄清凄凉,重重地叹口气,扭亮一盏台灯,光晕仅可读一本书或是流淌一丝心语,可依久,这是一盏明灯,这是一线光明阔亮。

  我是一个哭泣的孩子,在被窝里一次次勾勒悲伤的情节与故事,使自己泪落襟头;我是一个哭泣的孩子,常常渴望有一份宁静的孤独,好使自己好好地大哭一场。

  可笑的事情,常常因为什么而心酸鼻痒,乃至落泪,可到头来却忘记了是因为什么?好像悲伤的只是心情或者是自己,而不关其它。微笑给自己带来的好像是心情舒畅与快乐生活,而哭泣却让自己长大、成熟,记得每次心酸哭泣一次,就多懂得了一份人情世帮、多懂得了一份相知相昔,哭泣让心灵与大脑在汹涌澎湃后得到一份至纯的宁静,得以思考,得以成熟。

上一篇:生命的颜色

下一篇:生命是什么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