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这个第三者,我恨不起来”

作者: 慕波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02日 18:50:18

  流言都长着腿,

  从这个人的嘴里传到那个人的嘴里,

  来来回回,慢慢也就变了模样。

  文/婉兮   图/网络

  ?上一章回顾:“扶弟魔”的婆婆和妈妈

  (后台输入”凤凰男“可提取目录)

  1

  令倪佳意外的是,刘沁的秘密很快就被揭开了。

  起因是刘志远的爹去村头打了一壶酒。

  老头儿今儿很高兴。

  月亮圆了,他的三个儿女也回家了,还额外添了儿媳妇和外孙女,小院里满满当当塞下十个人。当他们团团围坐,刘老汉只觉得人生无憾,播下去的种子全部开花结果,收获了一个硕果累累的秋天。

  虽然小女儿未婚先孕不太光彩,但老伴儿和大女儿都信誓旦旦:“我们问过她了,孩子爹不是什么坏人,放心吧。”

  他也就欢喜起来,忍不住要添点小酒助助兴。

  儿子带回来的烟酒不习惯,他那颗乡下胃,只青睐村头王老四自酿的高粱酒。一杯下去,筋骨舒展疲累全消,简直快活似神仙呐。

  王老四像往常一样给他打酒,随口拉着家常:“我听说你家二姑娘也回来了?”

  “回来了回来了。”刘老汉脸上堆着笑,“今年可算是团圆了!”

  “我怎么听说她还带了个小闺女呢?”王老四压低声音,又干咳两声,神神秘秘地环顾四周,“别是什么私生女吧。”

  “胡说八道!”刘老汉下意识地反驳,可人却不自在起来,接酒瓶的手也略有些颤抖。

  王老四见状,忍不住又道:“老刘,你可别怨我多管闲事,姑娘家,名声最要紧……”

  这话说一半藏一半,刻意留着些意味深长的回响,余韵拖得老长,倒把刘老汉的欢喜抹去了一大半。

  村里是没有秘密可言的。

  家家大门敞开,流言都长着腿,从这个人的嘴里传到那个人的嘴里,来来回回,慢慢也就变了模样。

  2

  刘老汉特别好面子。

  这一点,父子俩如出一辙。他们都是打落牙齿和血吞的人,宁可自己挨饿受冻,也要用尽全力维持着外在的体面。

  可眼下,这点体面都要被刘沁败光了。

  回家路上,时不时有人跟他打招呼,打酒呢?吃饭没?孩子们都回来啦?

  他一一应着,但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仔细一琢磨,仿佛是人人都在不怀好意地笑,像洞悉丑闻后看热闹,笑容里藏着轻视和怜悯。

  这个想法一涌上来,节就没法过了。

  刘老汉阴沉着脸回家,又拿眼睛去扫视对面那对母女俩。只见她们换了身卡通母女装,刘沁正轻轻吹着一口鸡汤,温声细语哄着女儿:“宝宝张嘴,好喝吗?这是姥姥姥爷养的土鸡哦,和咱们在广东吃的不一样吧?”

  广东?

  刘老汉心中一凛,猛然想起村里的男人南下广东打工,回来总爱绘声绘色地描述那个花花世界。他偶尔听过一两回,只觉得世风日下,好好的女孩都被带坏了。

  可眼下,自己的女儿和这个地方联系到了一起?他不敢再往下想,只闷闷喝下一口酒,胸腔瞬间着了火,所以脸沉下来,整个人都散发着“我不高兴”的气场。

  最先觉察到这一丝异样的,是倪佳。

  大概因为她是唯一的外人,身份使她敏感而细心,轻易捕捉到了空气中弥漫的紧张。

  其他人自顾自喝酒吃菜,或是说话聊天照顾小孩,丝毫意识不到,这是暴风雨到来前的短暂平静。毕竟刘老汉本就沉默寡言,他的神情变化,得不到任何人的关注与警觉。

  3

  爆发是在家宴临近尾声时。

  刘沁的女儿忽然哭闹起来,她张着嘴哇哇大哭,把面前的月饼花生扔了一地,怎么哄都无济于事。

  本来这并不算什么大问题,可那哭声却忽然引爆了刘老汉心里的坏情绪。他把筷子狠狠撂在桌上,怒吼一声:“嚎什么?你不嫌丢人老子还要脸呢!”

  这句话吼出来,院子里瞬间就安静了。

  孩子也停住了哭声,显然是被姥爷的忽然暴怒吓倒,只怯生生往妈妈怀里钻。

  刘沁抱起孩子,用一种复杂而略带嘲讽的目光去看父亲:“怎么?现在嫌我丢人了?”

  “咱爸不是那意思。”

  刘清忙不迭去做和事佬,脸上依然堆满笑,顺手就要接过孩子,同时也在对刘志远使眼色,示意他赶紧劝说父亲,以免事情无法收场。

  可刘沁这回不给面子了。

  她搂紧自己的女儿,一回身避开了大姐,反而面向父亲,言语也咄咄逼人:“你不就是想知道这孩子的身世吗?直接问多好,犯不着这么指桑骂槐。行,我告诉你,她就是个私生女!”

  “你,你,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