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花草的寄托

作者: 慕波 发布时间: 2020年02月11日 20:21:29

——评周瘦鹃《莳花志》

莳花,又称时花,泛指花期不久、花朵繁盛的鲜花,多用于城市绿化及节庆日装扮;也被解释为栽花,侍花弄草。20世纪以著、译、编蜚声文坛的周瘦鹃,同时也被世人称为园艺大师,其所著的花草散文名作集《莳花志》(浙江文艺出版社2020年1月出版)便是这么一本关于花花草草的美文集。

鲁迅曾称赞周瘦鹃的翻译作品《欧美名家短篇小说丛刻》为“昏夜之微光,鸡群之鸣鹤”。周瘦鹃不仅翻译与时事和名家有关的作品,还是鸳鸯蝴蝶派中著名的爱国作家,他还创作了大量园艺花草的小品文,而且文笔圆熟,有识有趣。

捧在手上的《莳花志》既不是鲁迅所推崇的翻译作品,也不是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它说的是周瘦鹃的个人爱好——侍弄花草。书中讲述了他对花草的感悟,对花草的了解,还包括古人对花木的喜爱和了解;他的文章,不是单一地诉说一个人如何爱花,而是在谈每个花的历史和传说以及流传下来的习俗、文人字画等。

世人爱花,喜欢的是被花朵装点的美丽环境和散发出来的芬芳香馥。而周瘦鹃爱花则不同,他的爱在了解,在一种追求美的心灵;他会因为喜欢花,而去了解花的故事、传说、种类等;他自诩周濂溪的后代,于是将莲花称为“吾家花”,但他并非叶公好龙,他去了解莲花探究莲花,于是知道浣花溪的由来,知道莲花多种多样的别称。

周瘦鹃对花的喜欢透露着婉约的气质和探究的精神。他不直言自己如何恋花、如何痴花,却将各种赞美喜爱花的古诗文全部罗列出来,然后告诉你,古人尚且如此爱花,这么多名人尚且如此爱花,作为一个普通人的“我”,又怎能不爱花惜花呢?他对自己作品的命名,紫罗兰、紫兰芽、紫兰小谱……其实细想,周瘦鹃并未完全改变其鸳鸯蝴蝶派的风格,只是在苏州这个充满吴侬软语的地方,他的“靡靡之道”全部寄托在了花草之上。

常人看花草类书目,无外乎是从花草的种类开始入手,直接而简单地将花按科目或者季节分类,周瘦鹃则不同,他对花的探究精神,从本书的编排可见一二,从花之语到花之道,从春夏秋冬四个季节入手,为我们讲述他与近四十种花草的故事。他种花也看花,欣赏自己栽培的小生命展现出的英姿,也能看到绚烂夺目的美丽,并且不止步于莳花的成就感……花的故事在我们口中相传,但少有人将之记录下来,周瘦鹃却在书中将这件事做到了,还做得特别有趣味。读罢,让人心生遗憾:花与人的故事如此多且美好、花会的习俗如此热闹有意义,怎不见更多的流传,反而在一点点地流失和衰败呢?

《莳花志》序中有言:“追求美,并不是为了装饰门面,也不是为了一些急功近利的企图,追求美,只是对自己心灵的一种陶冶,对自己修养的一种锤炼。”而周瘦鹃对花的喜好不仅仅是对修养的锤炼,也是对自己充沛情感的一种寄托。(夏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