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终会化为平淡,如同一杯白开水

作者: 慕波 发布时间: 2019年08月13日 16:52:00
未予知道,阳光可以透过指缝,沙子可以穿出指缝,“果然,我们是留不住什么的,看似属于我们的东西,总会告别我们而去,只是有早有晚而已,其实并无分别,因为一辈子那么久”,久到我们从单纯喜爱,到患得患失,再到模糊记忆。曾经刻骨的记忆,到头来不过是虚妄,曾经

  阳光的午后,懒懒散散,若及躺在落地窗前的塌上,眯着眼睛看着若离。

  

  “烦”。未予只说了一个字,随意的坐在旁边的沙发上,软软的靠垫瞬间扭曲成了变形虫。低头,倒了杯茶,清清淡淡,飘了朵小菊花,舒展的游弋在杯中,如同若及一般懒得像只猫。

  

  未予并未抬头,也知道指缝间那眯着的双眼明媚出一抹笑意,那是若及特有的习惯。20多年的时间,不久也不短,足以让两个毫无半点相似特质的人相识相知。

  

  未予知道,若及对自己的了解要深过自己,虽然若及口中一再反对承认自己是未予肚子里的蛔虫,但心里早已承认,自己就是那条可爱的虫虫。

  

  若及坐起身,不语,倒了杯茶。右手撑起脑袋,望着窗外,阳光,穿过树枝上零零落落的枯叶,遥遥的。伸出左手,阳光从指缝间溜了进来。看着窗外那零星的几片叶子毫无韵律的舞动,哦,起风了,阳光也随风肆虐软软的摆动着,毫无焦点。

  

  若及看了看闭眼躺在沙发上的未予,安静的像是睡去,心想,若是就这样睡去也是件美事,不由得羡慕起睡美人可以不理世事沉睡一百年,醒来后就是美丽姻缘一件。

  

  “呵呵,真傻”。若及不由得笑出声,“说吧,这次又是什么事”,食指沿着杯子边慢悠悠的绕啊绕,绵长而悠远。

  

  “难以抉择”,未予开口说了四个字,依旧保持着原来的样子,心想,为何到了若及这就会这样心安,或许也只有这里才会允许自己慵懒的任性。

  

  “就拿那杯最喜欢的饮料,别的再好,对你来说却是好看而不好喝”,若及看着手边的飘逸着菊花的茶水,“如同这茶,我只愿意观赏,却懒得品上一品”。

  

  “我知道,不对你胃口的再好的也只是装饰,不是你喜欢的再美的也只是背景,可我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若是不一样,你就不会这么纠结”,若及打断未予,“这两年,你郁郁,皆是因为两点,对过去的放不下,对未来的拿不起”。

  

  未予深深的吸了吸气,的确,自己又何尝不知。“就像是弄丢的东西,要么捡起来,要么彻底忘记”。

  

  “其实你心中明了,只是顾忌太多,不能说是贪心,也不能说功利,只能说是盲目的理智”。

  

  “我知道,我是看不透的。许是夜太黑,看不清脚下的路;许是所处地势太低,看不到全局;许是脸上罩着面具,辨不清镜中的自己是喜是悲”,未予,淡漠的笑着,孤单且无奈。

  

  “给自己一些自由,允许自己放纵的去寻找”,若及定定的看着杯中淡淡的鹅黄色,温润舒展。听到,未予空灵的声音“好怕,自己永远找不到路”。

  

  若及,怔怔的说着,“我又何尝不是”,想着,谁不害怕迷路呢?

  

  “我想放下,你知道有多难,对不确定的未来,一无所知,毫无把握,让我莫名的恐惧,让我舍不得放弃手中的......”

  

  “所以,不由自主的握紧,殊不知,沙子从指缝间逃逸的却更迅速”,若及接着未予的话说到。

  

  未予知道,阳光可以透过指缝,沙子可以穿出指缝,“果然,我们是留不住什么的,看似属于我们的东西,总会告别我们而去,只是有早有晚而已,其实并无分别,因为一辈子那么久”,久到我们从单纯喜爱,到患得患失,再到模糊记忆。曾经刻骨的记忆,到头来不过是虚妄,曾经铭心的愿望,到头来终是梦一场。

  

上一篇:别让我心疼

下一篇:我不要有来生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