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对那片土地的爱 尽在他的文字里

作者: 慕波 发布时间: 2019年11月21日 19:46:54

对那片土地的爱 尽在他的文字里

■张华北生活和工作的地方,如今环境优美。

对那片土地的爱 尽在他的文字里

■张华北采风照。 (本人提供)

  张华北生于1949年,与共和国同龄。张华北虽生于他乡,却在渤海边大草洼(南大港农场)生活了半个多世纪,作为知名作家见证了共和国发展的每一步。

  □本报记者于海宁通讯员贾世峰

  张华北的作品多以渤海沿岸大草洼等生态散文为特色,书写大自然中的生态之美,书写人文历史苍凉之美,书写地域人性之美。大洼是他最熟悉的最钟爱的那块土地,也是他创作的根基和源泉。主要作品有散文集《大洼如歌》《大洼行吟》《九秋》《肖冰梅传》《父亲树》等10部。作品曾荣获第三届冰心散文奖、第24届孙犁散文奖,2015年获中国散文30年突出贡献奖、河北省第三届、第四届、第五届散文名作奖一等奖等全国、省级奖项。

  2005年9月22日的《人民日报》曾报道,“张华北长期生活工作于广袤的湿地大洼,是观察细致、生活气息浓郁的散文作家,在生活与艺术的结合上达到了令人瞩目的境界。他善于将自然、社会、人类有机地融为一体,展示了作品的道德和理想之美,是一位很有特色的散文作家。”

  2010年,张华北自费考察丹顶鹤,行程4000公里,创作了散文集《丹顶鹤的那些事儿》,是世界上第一部以散文笔法创作的丹顶鹤专集,文笔精美,语言生动,集文学性、知识性、科普性于一体,因此被誉为丹顶鹤的代言人。

  “我是一名作家,要用创作的激情和手中的笔记录这个时代发展的每一步。”张华北说。

  从芦苇荡中的村庄到鱼米之乡

  1961年6月,年仅11岁的张华北与母亲、哥哥、姐姐告别了家乡四川赤水河边的合江来到河北。一个雨后的上午,母亲带着他和哥哥姐姐又辗转来到了黄骅,在泥泞的路上跋涉几个小时后才走进南大港农场驻地王徐庄。从此,他与当时这个刚刚成立两年多的农场结下了不解之缘,再也没有“离开”过这片大洼土地。

  这里是渤海湾的洼淀区,从鲁北直到津南,芦苇洼淀连绵一百多公里。这一片大洼是史上有名的泄洪区、蝗虫区、匪患区。南大港寥若晨星的几个洼村坐落其间,深受天灾人祸之苦。

  时年,全国各地的建设者纷纷来到了这个村庄,和当地农工群众一起成为了南大港农场的首批创业者。

  “地碱水咸人心甜”,王徐庄人以最大的热情迎接了他们。“当时没有职工宿舍,老乡们就把家里最好的正房腾出来,给外来的干部职工住。”张华北说,父亲作为复旦大学毕业的农业专家,被安排到开荒种稻的主战场六分场工作,母亲在农中任会计,张华北则在四堰完小上学,学校是农工腾出的两排牲口房和几个窝棚,桌子板凳也是从农工们家里借来的,高的高、低的低,参差不齐。全家住在农中的一间土坯房里,每逢夏季暴雨过后,水都会漫到炕沿下;寒冬的大雪也定会堵住破旧的木门。

  南大港人在风雨中起步,开垦盐碱荒原、开挖疏浚河渠,引运河水植稻。“向农业要粮,向副业要钱”,在大洼里打苇蒲、捕鱼虾、晒盐卤,几十辆胶轮马车扬鞭催马四处搞运输,几艘大木船乘风破浪沿海运货,开垦的水田里有史以来第一次栽下了稻秧。

  1961年的秋天,十万亩稻田铺上了金色锦缎,古老的大洼从此成了北方闻名的鱼米之乡。

  1965年,南大港勘探出了油田,洼淀区停止引蓄淡水,1966年底全部干涸,大洼开垦成了农田。

  1971年,南大港工业起步,炼油厂、糖酒厂、化肥厂、盐酸厂等工厂纷纷建立。

  1972年,张华北和农场几千名干部职工开赴大洼东部,在油田开发的贫油区围起了大堤,引水浇灌农田、养鱼蓄苇,恢复了一个大洼人难以割舍的万顷大洼。这,就是今天的南大港湿地。

  1972年底,张华北调入了糖酒厂,成为一名工人,冬季做糖夏季烧酒。因为爱好读书,能写会画,张华北还负责为厂里办墙报和一份油印的《糖酒厂战报》。

  张华北不但是一名作家,更是湿地的建设者。在如今的南大港湿地大堤上,他和同事们种下的槐树、榆树、白蜡树,依然茁壮。

  70年变迁胜过千年沧桑

  上世纪70年代末,张华北从工厂调入农场机关工作,通过自学考试和函授课程,完成了汉语言文学和经济管理专业的大专和本科学业,很快成长为农场的一名中层骨干干部。

  张华北回忆说,上世纪80年代,南大港在全国近两千个国营农场中率先实行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3800多户农工家庭承包了土地,十多家农工商公司应运而生,临海的海水养殖场跃起了肥硕的对虾,规模化的盐场堆起了洁白的盐山,种植业、畜牧业、水产养殖业以及石化、建材、机械、纺织、食品五大优势产业迅速发展。从上世纪90年代至今,南大港在快速发展中前进,曾经的盐碱荒滩,如今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