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乔维谈艺术》杜占元诗词的哲理意识

作者: 慕波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02日 16:08:05

诗词是中国传统文化一种对人文自然情感的表述,而解读诗词最大的难点在于对意境深浅的度量上。无论去判定他的舒美或惆怅,以及表达的是否流畅与拖沓,终究都会烙印到一个“意念”化的场景里。一首好诗除了语言凝练和对韵律的把握外,主要看内在所蕴含的时代景象及意义,期间的学养与审美意趣是很难跳出博大精深的文字束缚。读占元兄的诗词看似朴素无华,其实在词句的字里行间包含了丰富韵意,让言简意赅的语言表现出了无限的情趣。尤其是他在诗词中裹挟着深刻的哲理意识,让你透过文字和韵律的空间看到了清晰的真理,能够体验到诗词可以净化人类灵魂的魅力。

《乔维谈艺术》杜占元诗词的哲理意识

赏读占元兄的部分诗词,感觉出他经常抓取生活中的某些细节和片段,捕捉对物像情至灵魂的表现角度,而赋予到诗词语境里是深远的价值取向。从理论意义上讲,诗词语言是文人释放情感的一组组特殊符号,他以组合文字的形式抒发了对自然人生境界的美好殷切期望。写诗词是需要把握好语言和技巧的艺术创作,能够以严谨的韵律及凝练语言和缜密章法相呼应,才能最大限度的挥发到情感与想象空间里。占元兄写诗,文字严谨凝练,作词,语言通畅而豁达,他经常以哲学的视角把时代审美引入到精神世界。

纵观诗词学的理论概括多数表达的抽象晦涩,但英国著名诗人约翰.济慈曾经对诗词写作有着精辟理念:“诗的美和感人的力量就在于质朴自然,不失纯真”,他说“如果诗之写成不能像树叶发芽那样自然,倒不如不写为妙”。你去读占元兄的《葡萄》:“总缠绕在别人身上/却孕育着自己的果实/难怪/又甜/又酸……”,就会体味到那种质朴无华的效果,会产生一种树叶发芽般的新鲜和自然顺畅感。作者寥寥几笔讲述了人生百态,他用诙谐的语言勾画了芸芸众生间繁杂琐碎,雕塑出了另类的人性冷暖。再读《咏瀑布》又会带你走进一扇全新的视野,“百折千转不回头/直下悬崖万丈沟/碎骨粉身何所惧/精华汇聚又成流”。这首诗词蕴含其间的哲理意识一目了然,他以“百折千转”和“悬崖”来映衬了辞旧迎新前的阵痛,同时也预示了无可阻挡的时代前行潮流。

《乔维谈艺术》杜占元诗词的哲理意识

其实读占元兄的诗词总会给人眼目一新的静美,他独辟蹊径以简而替代繁杂的文字琐碎,故而在悠然间会有一种朴拙的意象韵味。要想做到诗词的凝练与理性首先取决于对文字精准把握,也许因为占元兄在教育系统工作多年的缘由,而且又因他主抓语言文字工作,所以他对文字概念有着自己独到的定位。他倡导诗词应以新韵来体现时代的声音,让简约通顺且易懂的音韵普度大众,希望成为新时期传播艺术与情感的别样通道。关于对诗词的解读除了语言和韵律的因素外,作品的好与坏取决于立意的高远性,立意之高眼界就会辽远而壮阔。如果一首诗词的立意明确,其间的思想与境界会随之变的通透,会随着立意的审美价值而升华为精神或者落入肤浅。占元兄的每首诗词立意都很鲜明,多数作品都能表达出了俗世间的人生哲理价值,会给人一种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势。

诗词创作属于情自于本心的喷发,没有激荡波澜的情感和积淀,缺少积极向前的目标及追求,失去希望之光的精神与寄托,无论诗词语言多么典雅或美幻也无生命力可言,终究会成为一串被华丽文字累积成的符号。近代著名学家王国维曾说:“喜怒哀乐,亦人心中之一境界。故能写真景物、真感情者,谓之有境界。否则谓之无境界”。所以占元兄诗词多数都登上了“境界”的高峰,就如他的长诗《这就是中国》:“从游人手机的镜头里/是一幅幅/生动自然的画面/是一张张/开心欢乐的笑脸/是一双双/坚定自信的眼神/尽显着生活的/殷实与美满/这就是中国……。读着朗朗上口的词句,而欣慰于他寄情家国的繁华与昌盛,他从手机屏幕到复兴号高铁车窗,从珠峰到历史长河,又从人类人类发展到浩瀚的银河。作者在这首长诗里概括而展现了中国的辉煌,以浓情的感知叙说了映照到目光里的变革与飞跃,因此情感和理性对于诗词的创作至关重要。

《乔维谈艺术》杜占元诗词的哲理意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