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空枕一川慰寂寥,几修红笺寄相思

作者: 慕波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06日 18:07:32

  一封寄给你的信,来自相思,吹梦西洲。以爱之名,只抒相思,可惜相思无从寄。不盼来世,只求今生,再与你相识相守。

  秋月惊夜鸦,三点孤独,酒两杯,心事一串,人依月影影依人。忘却流年,三生石,消姻缘。苦,苦,苦,叹那年素手描眉,怜今朝孤单影只。秋霜冷旧梦,伊人容颜改,若是梦不成,空枕一川慰寂寥,几修红笺寄相思。

  秋风吹渭水,叶落满长安。

  步入盛秋,我终于忍不住,推开了那扇迟迟不愿推开的木门。是了,心门落了锁锁,总是要找钥匙打开门的。每每要推开那扇门时,心里的某处便隐隐作痛,眼前便浮现你娉婷身影,长发及腰,一身旗装,总是那样的美。所谓心痛是人的贪念,是了,我已失去你了。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倒是相思苦,却甘苦相思。“长相思,摧心肝”相思何曾分长短?道是相思苦不堪。

  霪雨连月,青苔布上石井,灰瓦下的白墙,墙角的老木已经空空生出了几朵野菇,些许桑耳。老院里的梧桐掺着银杏,秋风一吹,已是枯容满地。

  是了,你已经离开这座老院,另寻一方天地。

  结果的万岁子被秋雨打落在地上,从今再也无人拾取;素烧盆里养着的朱槿早已生出杂枝,从今再也无人侍弄;池塘里的数尾红锦鲤,从今再也无人喂养。你若知道自己曾精心侍弄的植栽游鲤,已是此般模样,可还会狠心离去?

  那年夏荷满池塘,兰桡泛水深处波。你说:“平生最爱花君子,莫属清水出芙蓉。”我便在后院挖了一方荷塘,种一池芙蕖,养数尾锦鲤,又修了一座凉亭。听你的凉亭的匾额取得是“浣芙亭”三字。如今,荷塘里的水已经泛上岸头,青萍附浊水,兰桡横无栓。残荷听雨,新衣褪绿,断肠颜色,教我何处寄相思,雁字回时影成行,望尽秋衫惜旧香。

  雨打芭蕉,残荷听雨,老院里的东西你一件也没带走。内室里的陈设还是老样,一切如故,却又端生变化。是了,你已离开,任我相思更切。

  你将那串红豆手链褪下手腕,放在梳妆盒里,哪怕没有落尘,在我眼里,早已鲜艳不复。

  梳妆台上的那柄木梳,你还记得吧。那上面刻着“比翼并蒂”四个字,我用它梳过你的翠发,那么黑,那么长,那么迷人。我曾想过取下你的一段秀发,与我的结在一起,只是那时我的头发太短,现在也是。要是当初,把咱两个的头发结在一起,就不会有这一步了,你说是不是?

  若有来生,我愿化身你葇荑中的一面铜镜,只照映你的容颜,痴望你的眼;若有来生,我想化身你鼻翼间的一抹幽香,初夏的味道,被你一点一点品尝;若有来生,我欲化身你玉手中的一支唇彩,细描你的唇瓣,哪怕耗尽生命;你指尖的紫叶李,是否比梨花更添雪色,春风化雪玉不消。萧萧静寂苍苍没秋,我那赤色花瓣,红的炙热,鲜艳耀眼,可曾温暖你的心房?

  我知道,我的爱如阿罗汉草一般卑微,可正是因为我能给你的太少,我便更会倾尽所有的给你,我不敢多求,只希望能以爱之名,乞求你把我藏进回忆,莫要忘了我,留我独相思。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