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满园秋色关不住

作者: 慕波 发布时间: 2019年11月02日 13:28:51

  荷尽已无擎雨盖

  菊残犹有傲霜枝

  一年好景君须记

  正是橙黄橘绿时

  偶读《赠刘景文》一诗,为苏东坡这首七言绝句所惊叹,虽荷尽菊残夏已逝,却橙黄橘绿秋意浓,短短一首小诗,便把浓浓的秋色描绘得淋漓尽致。

  老家居住在东北大地松嫩平原最西部,这里属于亚寒带地区,虽四季分明却不适应南方橘树的生长,故当地人无法体验橙黄橘绿究竟有多美,而本人又生活在一个边陲小城,而且外出的机会极少,改革开放后南方各种水果也大量运来此地,橘子倒是没少吃,橘树却不曾见过,读罢《赠刘景文》,目光依旧定格在诗句上不愿移开,猜测着苏东坡诗句里那种橙黄橘绿的景色究竟会有多美……

  好在社会已进入了信息化时代,人生之路踏上末班车时自己有幸接触到了网络,在网上学到很多年轻时不曾学到的知识,大大开拓了自己的视野。

  随即打开了百度搜索引擎,输入“橙黄橘绿”图片,一幅幅橘林图画随即展现在了荧屏上,一棵棵硕果累累的橘树跃然于画面中,一玫玫黄橙橙的橘子悬吊于枝头,犹如五彩缤纷的灯笼,闪烁着耀眼的光环,诗中“橙黄橘绿”那种迷人的景色,立刻一览无遗地展现于眼前……

  一边浏览网页上五彩缤纷的图片,一边回味着苏东坡的这首七言绝句,不由得暗自感叹这首诗的绝妙之处!

  回顾四季,夏日荷花是何等的艳丽,初秋菊花有多么的娇艳,然而,随着季节的转换,荷花艳丽逐渐退去,仅剩了株株折断了的擎雨盖的残荷覆盖于水面,菊花亦是如此,往日的娇艳随风而逝了,尽管菊花性格倔强,虽有傲霜枝的骨气,却难以抵御飒飒秋风而日渐枯萎了,唯有黄橙橙的柑橘悬吊于枝头,呈现出它傲视群芳的顽强姿态,其威风凛凛状,大有得意洋洋之势!

  或许受苏东坡这首七言绝句的影响,或许被橙黄橘绿图片诱惑,亦或许时下进入秋季之故,思绪里陡然冒出写一篇应时文字的念头,可是写什么呢?写人?写物?写景……坐于电脑前沉思良久,却无从下笔,因有关秋天的文章自己曾写过多篇,写秋天就会不由地联想到之前曾写过的文字,思路不经意间就会被那些文字所左右了,也曾几次动笔欲描写秋景均未能如愿,用“江郎才尽”形容再恰当也不过了。

  可今天却有所不同,写秋景的念头,在思绪里缭绕不断,可是究竟要写什么呢?但自己心里十分清楚,无论“橙黄橘绿”图片多么的迷人,也不管诗句如何的绝妙,就算写秋天,“橙黄橘绿”也不能写了,因自己对此类素材根本就不熟悉,故而难以写出“橙黄橘绿”的迷人之处,于是立即关闭电脑网页,思绪也从诗句里收回,决定描述下自家房前屋后的秋景秋色,随处可见的秋景秋色,既是即时即景的文字,也是本地原汁原味的秋天。

  老家住于市郊城乡结合部,领略秋景较城内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因为周围皆是菜农们土地,除了冰封大地的冬季之外,每天都会看到菜农们忙碌的身影,他们春天播种希望,秋天收获成果,人人起早贪黑,个个废寝忘食,风尘仆仆地来去匆匆,来往于家里和田地之间,不是肩扛锄头,就是手拎镰刀,挎蓝的、挑担的、推车的、背袋的……没有清闲的时候,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周而复始忙碌着。每逢看到菜农们耕耘于田间的身影,我便会联想起了“脸朝黄土背朝天”、“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等诗句,不曾亲眼目睹忙绿于田间的人,根本难以想象到他们一年四季要付出多少辛劳、流过多少汗水。

  左邻李大鹏已年届不惑了,和妻子起五更爬半夜地经营着几个塑料大棚,哪个季节种植何种蔬菜,他们掌握得十分准确到位,还在距离秋季半个月时,李大鹏就把还硕果累累的黄瓜、西红柿等秧苗连根拔掉了,他们似乎不给那片土地丝毫的喘息时间,起早贪黑地整理完之后便种上了秋白菜,由于东北漫长的冬季可达半年之久,所以秋白菜是冬储菜的主要品种之一,每户人家都需腌制几百斤方够一个冬春食用,何况东北人最喜欢吃秋白菜腌制的酸菜了,故此仅秋白菜一项农民就会获得一笔不菲的收入。

  在白菜地北侧,李大鹏种了一片胡萝卜,据说胡萝卜有非常高的营养价值,含有大量的β-胡萝卜素,人体摄入后通过消化器官会转化成维生素A,可以维持眼睛和皮肤健康,对改善夜盲症及皮肤粗糙都有着良好效果。早些年人们仅注重温饱而不注重营养,改革开放后人们大大提高了健康意识,“填饱肚子即可”的观念已经彻底改变了,都变着法儿让自己吃上健康绿色的蔬菜瓜果,李大鹏便抓住了人们注重健康的心理,每年都在地里种植大量的胡萝卜,时下虽然进入秋季,他家这片胡萝卜长势却依旧郁郁葱葱,毛茸茸的胡萝卜缨子绿茵一片,远远看去如同一个辽阔的高尔夫球场,夫妻俩劳作之余常站于胡萝卜地边了望,那种美滋滋的表情,宛如两位绘画大师,正神情专注地欣赏着自己刚刚搁笔的美术杰作。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