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诗与歌的变奏

作者: 慕波 发布时间: 2019年11月07日 18:48:04

  犯人曹森有知识有文化。有创新思维,能歌善舞。是个能言善辩敢说会干的能人。法官当庭宣布“曹森贪污数额巨大判处无期徒刑。”法官说“你可以作最后的陈述。”他高昂着头卢,蛮不乎地回答“头可断,血可流,坐牢算个球……”他随即大步流星地出门而去,引吭高歌“毛主席的战士最听党的话,哪里需要那里去,哪里就是我的家……”

  法官显得很无奈,又哭笑不得,看到他扬长而去的背影,法官不无痛惜地在想“嗨,又是一个英豪才子,可惜进错了门……”

  监狱长给犯人上的第一课“你们要认真改造,重新做人。”他又唱到“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处万难,去争取胜利。”这回他在犯人中成了名人。

  每天放风时,临出门他总是高声唱京剧(红灯记)李玉和的唱段“狱警传似狼嚎,我迈步出监,浑身是胆雄纠纠……”他把“似狼嚎”压的很低。在他看来,这就是大义凛然的气度和视死如归的形象。

  他在日记中写到“贪的多花不了,情人多老婆少,早知今日坐牢狱,何必当初胡乱搞,假如来世再重生,贫民百姓最为好……”字如钢铁句如行云流水的诗作,霎时间,在狱友中争相传阅。

  他曾是省交通庭的庭长。大权在握无所不为,以权谋私的霸道,换来的却是牢狱之灾!他在监中悔恨交加,以歌逢场作戏。他在狱里痛彻人生,以诗冼劫心灵。这是最佳的悔悟与痛不欲生的幡然醒悟……

  母亲探监,他满含热泪地唱起了陆树铭的唱段“喝上这壶老酒,我壮志未酬,一步三回头,望见妈妈两眼泪长流……”母子相逢在狱中,滴血如泪梗在喉,儿子长跪不起啊!望见妈妈的皱纹爬上了额头,春夏秋冬盼儿归呀,妈妈想儿哪有头?常倚柴门总守候,寒夜灯灭泪常流……

  狱友刑满释放时,他感慨万千,便唱起了(戴手铐的旅客)中那段名唱“送战友,踏征程,默默无言两眼泪,耳边响起驼玲声……”也许这首歌用在此时,是不恰当的,可强烈的企盼总在灼烧着他求生的欲望!

  对他来说,狱中的歌不是渲泻,不是牢骚,它是遥遥无期地渺茫。它是铁窗生涯的悔恨,它玩世不恭的捉弄,它是迟到的觉醒啊,它是心有余悸的毁灭!

  望着满目青山的窗外,他的歌还能唱多久,哪不是绿色的短笛,哪是送终的哀乐,留给他的只是不尽的沉思和永远的哀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