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时光,漫流

作者: 慕波 发布时间: 2019年11月17日 19:18:29

  生命的漂泊,有时总是以绚烂的色彩呈现。

  我总会在忙碌的旅程,擦亮疲惫的双眼,欣赏身边的新奇,让流动的时光,滋养我生命的底色。

  在韵美的秋季,在张家港盎然的绿意里,我趟过城市繁杂的脚步,来到这古朴的凤凰古镇,在玫瑰的夜色里,感受江南的闲适。

  恬庄的夜晚,是安静的,通往庄里的青石板,闪着幽暗的光,踩在上面,甚至能听到小巷里的回声,我仿佛听到另一个自己,在寂寥的夜空,陪着我,继续前行的路。

  也许是晚上,店铺大都是关了门的,偶尔看到的灯光,走近了,从窗里能看到屋里人劳作的身影,她们在光环里,而我却是在窗外。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纯美的古弄,尤其是小巷两旁房檐挂着的大红灯笼,它们在夜风里轻轻摇曳,一串串,红彤彤的景象,让人想起家乡的年节来,温暖的感觉,一下子溢满心间。

  就在这小巷里漫步吧,哪怕不说话,或自语,我也能感受这里的浓浓江南风情,其实,我喜欢带着另一个自己,徜徉在这悠长的小巷,让内心对话,感受彼此的契合,应该是一种美妙的甜蜜吧。我甚至想起诗人戴望舒的《雨巷》:“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可那个丁香姑娘呢?

  我尽量放慢脚步,再慢点,我实在不忍惊扰这里的清静,这里的人,是有福气的,氤氲着秋天的成熟,还能静享夜晚迷人的时光。

  屋后的小桥流水,断然是少不了的。晕黄的灯光,总让人沉醉而有些怀乡。小河里的水,依然是清亮的吧,灯光落在水面,影影绰绰,让人如在梦里。

  站在泛白的石拱桥,遥望着远方苍茫的暮色,我内心如水,看看自己,又闭上眼睛,秋风,从我耳边吹过,我感受到了内心的自己,其实,我很想抱抱自己,就在这柔美的夜色里。

  小巷深处,隐藏着古典,“采芝斋”、“绿竹翁”、“榜眼府”、“杨孝子祠”,它们在夜光里,沉默着,让人想起曾经的过往。

  我轻轻走过,一家叫“慢堂寻茶”的茶社,还没有打烊,茶社里,也许客人并不多,跑堂的有些慵懒地趴在桌子上,时钟滴答滴答地响着,仿佛整个世界都浓缩在了这里。

  不远处,是一座建于东吴赤乌年间,迄今已有1500年历史的永庆寺。杜牧有诗句“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它就是其中之一。唐天宝十二年,高僧鉴真最后一次东渡日本,行前,曾应邀参礼此寺,此刻,永庆寺在明亮的灯光里,肃立着,让人充满无限的遐想。

  我的脚步依然轻柔,从夜空倾泻而下的如水月华,照在一旁不远处的水泥路上,我看到了从庄稼里割下来晾晒的豆棵,我还闻到了远处浓郁的桂花香气,它们弥散在广袤的天地里,让人沉迷而不思归。

  作为行者,面对未来不可知的生命历程,我总想邂逅一些感动或美好,它会为晦涩的生命增添一抹亮色,从而让我抖落身上的风尘,去寻一个最真实、最亲密的自己。

  
2015年10月10日张家港凤凰古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