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十月里的闲谈

作者: 慕波 发布时间: 2019年11月30日 19:48:38

  也不知为何,此刻的我无于书本,看着,看着就走神了,心里也想不明白,到底在思索些什么。只觉得烦闷,连平日里最看的书也不想看了。既然不想看,便提起笔来写罢,方不至于让自己带上颓废的色彩。

  身处大都市——喧嚣。尽管走出大山是儿时的梦想,但随着年龄的增长,似乎更加喜欢宁静的生活。

  国庆假日,好友老杜特地从南昌跑来蓉城,为感受李冰的智慧也为看那稀世的国宝,剩下的便是来看望多年未见的我。然而我认为,选 择国庆节假日来蓉城旅游是极其不明智的。蓉城!是何其有名的旅游都市。但凡来成都旅游的人,又有几个人不是奔着都江堰和大熊猫而去的呢?如此一来,看景就 变成了看人,这样的旅游非但不能使自己获得精神愉悦,反而得到的是一身疲倦。作为一名大学生亦或是教师,我们有着漫长的寒暑假,有足够的时间让我们去享受 远方自然的美好,大可不必在在十一的时候去凑热闹。在这个假日里,我们不妨待在图书馆或是办公室的某个角落里。读读自己平常没有时间读的书,看看自己想 看,没时间的看的电影、电视。亦或是回家陪陪家人,找朋友叙叙心。不过这一切想象中的美好安排,常常也只能是一种期许。

   十月二号那日,受人之托,带着初来蓉城上学的学妹去市里逛了一番。我为自己没有带她去繁华的市中心或者古锦里而感到庆幸。但这多少是带有我自己的私心。 要离开我所厌倦的喧嚣吵杂,博物馆,公园一类的地方自然是好去处,毕竟没有人会特意挑选这个假日去这些大众化的地方游玩。于是我们穿过拥挤的人群,去到了 四川省博物馆。我已不是第一次去这个地方,因此除了与学妹应和着,对古人智慧感叹一番外,实无其他兴致。这次的博物馆之旅,让我印象最深的是博物馆里面的 解说员。走进陶瓷馆的时候,看见一个角落里围着一群人,有一个人在那里解说那些文物的构造以及用途什么的,起初我觉得应该是个导游吧,只是和往常一般感慨 了导游们的好口才。但走前一看,惊呆了,解说员居然是个只有十岁左右的小姑娘;而后在美术馆和民族馆里看到的解说员都只有十来岁。吃惊之余更多的是羞愧。

   逛了大概两个小时的博物馆后,便来到离博物馆很近的浣花溪公园。与杜甫草堂相比较而言,我青睐于公园。这两者就如古代富贵人家的正屋与后花园。虽说正屋 里的楼阁清新雅致,却失自然之风,加上这亭台楼阁常年修葺,早已或多或少的沾上了现代化风气,失去了最初的古朴。而后花园的自然却依旧让人赏心悦目。漫步 在浣花溪园中,让人很自然的想起了当年杜甫散步的情景和那首《江畔独步寻花》的意境。

  十月里的蓉城多了一份凉意,当宋城还有三十度的 时 候,蓉城的温度却只有十来度。深秋的凉意卷上心头,自然而然思念之情也随之而来。想念家人自不必言说。怀念逝去的时光以及那些曾经陪伴过我的人更甚,也就 这点常常被人抓住把柄,让人有理由说我是个长不大的姑娘。我倒不是说真的想回到过去的时光,毕竟人不可能永远当井底之蛙,只是出于情感,总是忍不住的想念。

   转眼已是十月末了,银杏树叶开始漫天飞舞。记得高中时期,学校里仅有一颗银杏树,学生们都把它当成稀世珍宝,每到秋季落叶时分,便要三五成群的去收集树 叶,然后做成书签亦或是挑选出最漂亮的那一片送给自己亲密的朋友。如今的大学校园里,到处都是银杏树,来来往往的人除了感叹一下落叶的美丽,便再无人会去 收集这些树叶了。越是稀有的,人们才会越加珍惜,而那些习以为常的东西即便是再美丽,往往是被忽视的。这似乎是永恒不变的真理!

  时光的脚步匆匆,十月即将过去,十一月,愿烦闷的心情不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