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黄金大厦平地起

作者: 慕波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28日 15:56:22

  

  一九七七年腊月二十三,恰逢北镇大集,满街飘荡着浓浓的年味。刚参加工作不久的我,被领导安排到“三八”商店帮忙,第一次走进柜台,紧张的心突突直跳,顾不得品尝烟酒糖茶特有的混合香味,忐忑不安地请教着品种和价格。

  三八商店位于如今的黄三渤七路口西南端,这是一排坐南朝北的弧形砖瓦平房,里边虽不甚宽敞,但洁净明亮的大窗户和琳琅满目的商品,让我这个从农场农村走出来的年轻人,感到少见的豪华和气派,难怪成为当时北镇最有名气的烟酒商店呢!商店路北是地委行署军分区三大机关,四周聚集着百货、食品、餐饮、药材、照相、理发、剧场等若干个商业网点,是最繁华的黄金地段。因建店初衷是为了安置部分军转干部家属,故起名为三八商店,事实上从店经理到营业员都是清一色的“娘子军”。

  由于是年集,店内人头攒动,熙熙攘攘。先称后包的茶叶、糕点有一定的技术含量,像我这样的新手只能卖成品。很快,我被分到香烟柜组,协助一位大姐工作。有葵花、小鱼、丰收,还有过滤嘴的鹅牌、鹦鹉牌。面对五颜六色,我使劲记住这几个生动的名字和对应的数字。

  一手钱一手货,我慢慢熟练起来:“一盒一毛五的小鱼,一盒九分的葵花,五毛找你两毛六”,还学起了师傅的唱收唱付。渐渐地,我面前顾客多起来,甚至里三层,外三层,“我要丰收的”“我也要丰收!”“丰收的一毛五,收你钱,给你烟”。面对越来越多的顾客,我恍然大悟:糟糕!丰收的香烟一毛八呀!我立即纠正,顾客立即一哄而散。我后脊梁一阵发凉,额头上却渗出了汗滴。后来的时间不知怎么过的,但一直低着头,不敢承认错误,也不敢面对那些营业员大姐们。

  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结束了半天的帮忙,不知道那天短了的货款是如何处理的。从此,我再也没到过这家商店,这件事让我内疚了好几年。

  时间就是个魔术师。若干年后,北镇变成了滨州,无数平房变成了楼房,街道上也车水马龙起来。1989至1991年间,出了个长差,再回到滨州,发现三八商店不见了,拔地而起的是一座四层楼,因位于全市的商业中心,便取名为“中心商场”。规模虽不是最大的,可据说是最先进的,能冬暖夏凉。炎热的夏季里,老头老太太们搬了马扎,没白带黑地把商场挤得水泄不通。在计划向市场转换的年代里,这个商场着实红火了几年。后来,不知怎的慢慢萧条起来,我也就极少光顾了。

  一天晚上,路过此地,突然发现商场霓虹灯闪烁,楼也好似长高了许多。“黄金大厦”四个金色大字映照得楼体通亮。进得楼来,明晃晃的,珠宝首饰璀璨,一片金碧辉煌。

  又过了若干年,一个《寻梦》的机会,让我有幸走近了黄金大厦。

  翻开鲁滨《历程》,1996年1月,“八一金店”走进了滨州千家万户,十年后的2006,黄金大厦似一把光灿灿的利剑,指向苍穹,挥舞在齐鲁大地、黄河之滨。

  本是寻找70多年前抗日英雄傅文彩烈士战斗和牺牲的足迹,却融入了老凤祥、明牌、爱迪尔的元素。烈士精神激励我《寻梦》出版,本为人创为魂合为赢的企业文化,却让秋风扫落叶的老树抽出了新枝。

  一个深秋的夜晚,陪伴南方来的几位贵客,不善饮酒的我,几杯“鲁滨内待”竟然恍惚起来。扶着路边的栏杆,脑海里呈现出”三八商店”的影子,出出进进尽是蓝的,黑的,偶尔的时髦草绿打扮,便赚足了眼球。继而又现“中心商场”的容颜,似一个背负重荷的中年人呼喊着:计划、市场,计划、市场。我定了定神,黄金大厦清晰起来,还是那么高大和辉煌。一会儿,大厦仿佛变成了一棵参天大树,枝叶繁茂,生机盎然。于是,情不自禁地高吼起来:黄金大厦平地起,盘龙卧虎高山顶……

  我想,这次真的醉了。

  2015年10月10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