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凭栏听风,风吹向何处

作者: 慕波 发布时间: 2020年01月10日 21:33:53

  风吹落最后一片叶,我的心开始坠跌。看星月半弯,疏星点点,苍穹,褪去了胭脂色抹的妆痕,脉脉含情。秋夜微凉,一盏烛光微弱的摇曳,若有若无的思绪,风里来来回回,不知该落向何处......

  ——题记

  八月已经扫尾了,纵然有你我寻觅的嫣然,炙热的心跳还是翻过岁月的琉璃,潜入心底不可描摹的轨迹。风,穿越了时空,让波澜不惊的生活把褶皱的情怀舒展。梦阑珊,心灵的炉火,照亮的是过往的纯真年代,心微颤,沧海更替,终究沦为桑田。

  该来的它总会来,如这风,终于还是吹过来了,起初有些温驯,望远处霓虹闪烁,感觉它是从繁花的山林里一路狂奔过来的。带来了一股幽远的浸香,连着空气中滋润的水气,摩挲着你的脸宠,轻绕着你的腰身,只需静静的,单纯的闭目呼吸,也是无穷极的愉悦!就让我淹没于风的怀抱,感受它多情的泛滥。

  听风,其实也一种享受,感受它的呼吸,感受它的灵动。伸出双手,让它尽情的穿越我的身体,自己也跟天地万物一般,被风吹过以后,领悟了生命的含义。当梦里的花瓣徐徐坠落,我深知了树叶在风中摇曳时无奈的感觉,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守一颗自然的平常心,如同涓涓清水心里淌过,只要心中有岸,何俱没有渡口?多欲者劳累,无欲者清闲,淡看风云变幻,会幸福一些。

  那一刻,风也只是诉说着它的心情,偶尔也有失落,如同狂风大作后的苦涩。待风过之后,也能留下些许痕迹,一点点伤痛,叶子凋落了,树木孤单了,影儿沉默了。风,总带来些荒凉的色彩,风中离去的有剪不断的背影,风中有退后的美景,有曲终人散的落寞情怀,这就是生命演绎轮回的过程。月缺月圆全都是生命最美的画卷,我们每天平淡奔波,只有疼过,才会更懂珍惜,只要跨越过了,才会更加成熟。

  不知道,我的风是会吹向哪个方向?我只在梦的轻波里依洄。在梦中的波光潋滟里,荡漾心湖的旧时淡花,拨开迷雾,执笔,却无法落笔,心露,文瘦,风拂不尽,几度春秋几度梦,梦里终究是虚无。凭栏听风,无力挽留凋落的残絮,只剩尘沙弥漫,模糊视线,沧桑中走遍季节的无情,岁月坐断。不曾想,事事多变,光阴若水流逝,无奈唏嘘。

  心也随着风远去的背影乍暖还寒,静默浅望,恍惚间,竟不知是夏还是秋?感叹着人生,有花好月圆的欢喜,也有悲欢离合的落寞。历史的车轮辗过,谁的心中不念红尘?谁的心情会时时晴朗?抚风而吟,人生诸多情义,亲情,友情,爱情,能携手的有几人?能贫贱相交的有几多?一路相知相遇,风雨兼程,暮然回首,心空留惆怅。

  听风滑过,一念繁花醉,一词醉花阴“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风啊,吹瘦了李清照的落寞,吹醉了李白的豪情,风啊,吹笑了山花烂漫,描绘了山河的四季变幻。就如我们每个人于路口的遇见,当它悠悠的拂过尘封的历史,一世情放飞在风里,聆听飘逸的惬意,用东坡吟大江东去的豪迈写意人生,每每远眺,感动着距离的美也能丰厚流年。

  往事似风,多少人来人往,皆是匆匆擦肩,没有人在意你是谁,没有人留心你在做什么。时间沉淀着世间的真真假假,生活,一半回忆,一半继续。人生无常,每个人都会与快乐结缘,与痛苦有染。碎碎念念的无奈,脑海中挥之不去的牵念,也终会在时间的消逝中淡忘。只是你给的深情,我此生也还不清。多想跌倒在人潮的喧哗里,曾潸然蔓藤缠绕了孤寂,感怀着一首老歌唱响了我的灵魂,眷恋,我想安静聆听,默契,或深或浅的交集,泛滥了我的存在。

  一些念,收藏心底,一些情,无需刻意。看淡,静守,如兰,幽香,若莲,出污泥而不染,浅梦淡寻,宠辱不惊。其实我是个胆小之人,怕黑,怕一个人独处,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这样,把欢笑和泪水一并收藏在文字里,可以随时翻出来回忆。于是学会了排解,把不安的情绪于风作狂的旋律中慢慢释放,岁月的蹉跎亦是美美的沉香,回眸,亦可笑中安恬。

  时光涂鸦着脚步继续前行,如风在空中盘旋的美姿,去后给大地留下一抹痕迹,这是在续写着我们的百味人生。没有人能用宣纸上的墨迹染尽昨天的想象,俗世的烟火,如同秋雨点红的枫叶,清凉风来风去吹散多年的阴霾,在心灵弹奏起了乐章。调皮的天气,跟人的心情一样,我们只能顺应自然,坎坷的人生路,风沙相推相伴,落叶牵上秋天的手,寒风凛冽的到来,就是将生命的走向指引给我们看。

  邂逅,就是温暖,会溶化彼此,秋的底色也因有风染上了绚丽的色彩。情歌荡起万千柔肠,寂寞的夜晚也不似寂寞,冰凉的文字也可以沸腾尘封已久的心。纵然我不知多少人做了岁月的奴隶,匆匆的跟在风的背后一路小跑,忘记了自己的初衷,各自微笑,又各自哭泣,不必沉浸在昨天,生命轮回本是如此。

  你记得也好,忘了也罢,流水过往,只怪我们太平庸。奢求太多,不会一一如愿,既然都过客,携一颗淡泊的心,把不是绝对安稳的人生走得相对安稳,笑看风尘起落的人生,这就已经叫圆满。

  我开始寻找风吹来的方向,象个迷路的孩子,风从哪里吹来,我真的不知道,所以我迷茫的站在风中,没有归途。风从哪里来,或许有人知道,于是注定会痛苦,因它看似找到了终点,其实是回到了起点。

  人生风一程景一程,本就是一幅不可复制的风景画,自己便是那位画者。陶渊明呈现的是恬淡,李白呈现了潇洒,岳飞呈现的豪迈,司马迁呈现出坚贞。每个人的风景都有亮点,而最后呈现的,就是我们用一生镌刻的永恒。静默的时光,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错过之后的忏悔,焦虑之下的沉思,静下来,才是灵魂归依的最好安顿。

  其实,对错无辜,缘由前生,需仔细品味。认得清,放下才是正解。生命已经起步,这是一段旅程,我们时常仰望别人的幸福,咀嚼自己的痛苦,其实,你仰望别人的同时,别人也在仰望你。感谢人生的丰足吧,明白自己从哪里来,才能知道要去到哪里,多点淡然。当你对自己微笑时,世上没烦恼能纠缠你;当你对自已诚恳时,世上没人能欺骗你。

  我继续倚栏听风,看它于空中来去自如的美姿。此时,我不会再退缩了,因我一早该知道,踩过的都是路,当你跨过泥泞,回望身后的只是一道道历练的流岚只影。纵然在这尘世中风雨中,我们如风一样痛苦的摇曳,居无定所,无可奈何得消瘦着。但当消失的时候,都应该是一朵安静素洁的花。风中伫立,唯愿这朵花永远风里唯美绽放...

上一篇:温柔的梦乡

下一篇:没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