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我心情的草原,放逐一支笔

作者: 慕波 发布时间: 2020年02月08日 20:08:35

  寂,是美的,有了“静”更美。与夜将心情敞开,和一支笔邂逅,我的思绪如夏天的野草般疯长。

  我的手追不上肆意的情感,它像脱缰的野马,在诗意的草原上狂奔,带着野性的味道。

  谁在喷薄的黎明呼唤我的灵魂?

  谁在忧郁的黄昏敲打我的思想?

  谁在暗黑的午夜撕扯我的诗意?

  笔走在天大的纸上,与云走过一样的路程,似乎,贮存在脊髓里的唯美,珍藏在肋骨间的情愫,都在不安地晃动。我似乎听到遥远地方有牧笛在响,我的脚步在追随悠扬的牧歌。那些美好的意象顺着神经跳跃,顺着血液流动。

  月夜,心似乎浸泡在风的清凉里,在秋的声声呼唤里,夏日还是不紧不慢,暑苦着远古,唐诗宋词精灵般跳跃,倏忽,开花。花在月上,苜蓿草般的模样,一支笔垦荒,寻着草原的亘古,文字中还没有记载中的美。

  现实跌落的词汇,重复着过去,重复着未来,蕴意中,只有父亲的草原,没有母亲的河。汇聚,汇聚成一群疾驰的骏马;汇聚成一片文字的劲草。留下,留下一个放牧的诗人;留下一支寻着劲草游走的笔。

  流动,是从我的身体流到纸页;跳动,是从我的纸页跳向生活;跑动,是从我的生活追逐牧笛。

  人随灯影,可情感的文字拽着心早已被草原放牧。

  劲风吹瘦一茬肥嫩的夏草,孕育成稚形文字的小马驹,会在这个季节里降生。燥热的天气,蔫蔫的牧草,野狼的嗥叫。不是理想的出生地,会是理想中绘声绘色的伊甸园?

  站立起来,睁开眼,用颤抖的身躯,疯狂的奔跑,用汗水洒落一地的散文。

  不想出生,必须出生;不想长大,必须长大。暑风在催,野狼在催,牧马人的长鞭在催。

  心的草原,笔尖上狂走的野马,草原缔造出野性的骨骼,命运铸就的满腔热忱,在狂乱的蹄花中,踩出夏天优美的韵律,让浓密的鬃毛装扮季节里纯白的激情。

  夜很黑,牧马一样的笔,笔尖上流出的岁月,追寻太阳的脚步依然未停。

  追寻,追寻喷薄的黎明,追寻恬静的诗歌。

  但是,我有牧马人的姿态;不幸,套马杆紧紧锁住我的不羁;总有,长鞭时时抽打我的灵魂。我在挣扎,诗歌在挣扎,自由在挣扎。

  马一样的笔,在寂静的夜里,有撕扯的声音,将我的心要啃干,让氤氲的诗意在草原上弥漫。也许,不久;也许,很久。整个草原会葱绿,长出一片优美的文字,在风中茂密地成长。

  梦想,骑马持鞭,驰骋草原。

  梦想,伏案写作,不再流浪。

  梦想,以笔为马,放牧生活。

  乐府·《敕勒歌》:“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早已让心放牧,牧笔为马,不知是天空晴旷,还是人心旷远?

  “极目青天日渐高,玉龙盘曲自妖娆。无边绿翠凭羊牧,一马飞歌醉碧宵。”可见,诗人的心情和草原一样,何等的悠闲自得,真叫人佩服,不得不说,心情中也有绿草,以笔驰骋,惬意中的歌醉。值!

  叩问,文字拓成一个巨大的月亮,我在月亮中间独舞,享受心情草原的恩宠。将李白的诗,写在月亮上,也会写上我的歪诗,留在月亮上,依偎中成就着自己的梦想。

  体会,天湛蓝,蓝得让人落泪。心情爽然,面向阳光,用笔将肉体幻化成草原上一株摇曳的野菊,淡香绽放,只为心底邀约,只为草原平添一抹斑斓的诗意。就这样站在地平线上,将灵魂悬挂在寥廓天际,痴痴了望远方落日里渐行渐远的身影,等待马嘶长鸣蹄住回眸的瞬间惊喜。

  心情的草原,用笔描绘浩淼银河里集结多少日日祈祷的星愿,品味策马狂飙中套马杆的汉子对你难描难诉的缱绻。我纯情的心情草原,放纵野马是在演练征战,让桀骜的雄鹰为我盘旋。

  流光岁月里,有多少痴情的人,奢想用笔画千年——晓雾中目送跃马驰骋的背影,余晖里倾听“嘚嘚”急蹄归心似箭;繁星下邀约敖包,夜色里相会月圆。

  心,让草原作为素笺。笔,素笺上驰骋的野马。

  文/山里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