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我家有位“花木兰”

作者: 冬萍 发布时间: 2019年08月14日 06:43:24
  我忘记自己是否曾送给母亲任何礼物。在一味自顾自己生活的忙碌,在一些体现在亲情方面的事务上,我承认自己仍有很多不足的地方。我甚至想到一个荒唐的理由——不知道母亲到底喜欢什么。就因为这个理由的存在,我时常征求母亲的意见,“妈,你需要我给您买

  千百年来,花木兰一直是受中国人尊敬的一位女性,因为她又勇敢又淳朴。有意思的是,直到初中时期熟读那一首脍炙人口的《木兰诗》,我才对她的印象加深了许多。对于这位巾帼英雄,我总有一份特殊的情愫潜伏在母亲的身上。


  母亲说,“脑袋的退化已经在转告自己进入老年的状态。”似乎从今年开始,她总抱怨自己老了。很多想法记不住,很多事情时常下一秒就会遗忘。


  我就算听到心里,也不知该以一种怎样的方式来说服她——其实还很年轻。至少,这答案也能够在当时作为一种慰藉。毕竟作为儿子,哪一个不希望自个母亲永远年轻快活,健康长寿?只是,她丝毫不愿意哪怕一刻钟的停下。她也许早已将自己想象成为着一身寒衣铁装,关山度若飞的花木兰。仿佛哪里有“叛乱”,哪里就有她的身影。她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愿望,就是为这个家。她曾经甚至一番豪言壮语说,“为这个家,我会撑到我完全撑不了的那一刻。”


  母亲渺小的身影,或许只是一种假象。而她真正的强大,真真实实就隐藏在她的内心。


  在我心中,母亲实比花木兰还花木兰。虽然母亲不懂骑马,不晓得打战,可她明白如何把家打理得井井有条。


  我忘记自己是否曾送给母亲任何礼物。在一味自顾自己生活的忙碌,在一些体现在亲情方面的事务上,我承认自己仍有很多不足的地方。我甚至想到一个荒唐的理由——不知道母亲到底喜欢什么。就因为这个理由的存在,我时常征求母亲的意见,“妈,你需要我给您买点什么东西?”母亲听完总会表现出异常惶恐的表情,“不不不不不,东西都有着呢。不许破费,”她还会翻起旧账,“上次你给我买的衣服啊,都不是我喜欢的颜色,算了吧,算了吧,给你自个买去就好。”


  就这样,我内心的小九九变得无计可施。慢慢地,这种感觉也渐渐成为了习惯。


  不!我不能就这样令它成为了习惯!因为,我想在今年的母亲节里,给母亲一个特殊的惊喜。于是,我开始借助网络的力量,为母亲挑选一件她绝对会喜欢的礼物。对于我所面对的这样的情况,淘宝网于我是一种快捷方便的选择。


  在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后,我挑选到一款精品八音盒,价格适中,制造精致。但我最重视的,是它的外观形状。它的外观是一台缝纫机的造型,小巧玲珑,异常逼真。这是一款发条式的音乐盒,而发条就在右侧的方位上。店家向我介绍说,发条上完之后,音乐随着播放,踏板也会轻轻摇摆,就像它正在加工一件衣服时一模一样。


  唧唧复唧唧——这让我的脑海浮现母亲在缝纫衣服的背影。于是,我不假思索地将这件礼物拍下。过了几天,音乐盒就收到了。当我拆开外包装后,因为店家的细心,瞬间被感动到了。只见音乐盒被一层粉红色的“LOVE”包装纸包裹得严严实实,隐隐之中传达出一份爱的关怀。我最担忧的,莫过于礼物在运送的过程中遭到破坏。这下子,店家的细心之举完全打消了自己所有的忧虑——这算是最愉快的一次网购了。


  为什么会挑选这份音乐盒作为礼物呢?我想只要是见过我母亲的朋友都能理解——所谓答案,就在缝纫机上。


  从我出生到如今,缝纫机就像母亲一位衷心的知己,日日夜夜陪伴着她,不舍不弃。我差点告诉全世界,拥有一位裁缝母亲是最幸福的。在买到崭新的裤子或衣服残破时,母亲就会为我细心修改和缝补,重新穿在身上后,一股无比温暖的亲情油然而生。而今的农村,服装纺织业依旧是许多家庭妇女获取收入的途径之一。每逢吃饭,母亲偶尔念叨,她直到30多岁才到汕头学裁缝这门谋生技艺。在和其它一些同行学艺且显得较为年轻的女生相比,她的高龄往往受到一些轻视和排挤。母亲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任何困难,只要咬紧牙关,困难终会过去。”这其中所咽下的苦,只有她才最明白。在当时,父亲与母亲均为这个家付出了很多的艰辛。为了改善家庭,为了经济收入,年幼的我与妹妹不得不被托付在外婆那儿。那时年方尚小且不谙世事,更感觉外婆家像一个奇妙的乐园,更因为外婆疼爱我们,舅舅舅妈照顾我们,使我与妹妹快乐的成长。母亲父亲一个月偶尔去探望我们几次,看到我们平安无恙,充满欢乐,我或许明白,他们疲惫的心在不知不觉之中被我们荡漾出的快乐给抹掉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