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詩文壘就鋼鐵長城(中國戰“疫”系列報道③)

作者: 慕波 发布时间: 2020年02月08日 15:39:38

詩文壘就鋼鐵長城(中國戰“疫”系列報道③)

 

《致敬奔赴一線醫護人員》(中國畫)。王 珂作(圖片來源:中國美術家協會官方網站)

 

詩文壘就鋼鐵長城(中國戰“疫”系列報道③)

 

《天使》(中國畫)。王穎生作(圖片來源:中國美術家協會官方網站)

 

文章合為時而著,詩歌合為事而作。文學向來具有反映社會、鼓舞人心的作用,在舉國上下萬眾一心抗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的今天也不例外。文學工作者們提筆展卷,將行行詩句、篇篇散文打磨成投向疫情的鋒利匕首和凝聚人心的鋼鐵長城。

疫區人民,我們與你們同在

志之所至,詩亦至焉。發端於武漢的疫情牽動著全國人民的心。各地作家們用暖心的筆觸表達了與武漢、湖北人民共抗疫情的決心。

浙江作家黃亞洲在疫情發生不久,就創作了組詩《意志背后站著勝利》,其中的《艱困時刻,讓我說,我是杭州人》寫道:“我不再糾結,我不再問憑什麼/就憑都是中華同胞,就憑都是華夏兒女/就憑武漢與杭州同屬長江中下游地區,我們/實在不忍看見/長江邊那座最美麗的黃鶴樓,也幾乎變成隔離病房。”詩人用黃鶴樓指代武漢,用不忍的情緒表達了深深的同胞情。

“您好/我那些困在江漢的手足鄉親/此時/本應是笑靨燦爛/此刻/本當是歡聲串門/但猝不及防的驚變/奪走了我們愉快的心情。”重慶作家吳文的《一封家書》,開篇以第一人稱口吻問候鄰居——湖北的鄉親們!在作家眼中,巴國渝州和楚天江城是手足相連的兄弟,誓要“共榮辱!同命運!”湖南作家龍紅年的《請給武漢挂一盞燈》結尾寫道:“請把窗打開,請把桌凳清掃干淨/請為武漢/挂一盞燈。”表達出對武漢人民的深切祝福,兄弟省份的手足情在作家筆下展露無遺。

作為此次疫情的重災區,身處湖北的作家們想說的話更多。謝春枝在武漢“封城”第4日創作的《隔離》中寫道:“陽光與生活不會隔離/俞伯牙與鐘子期的琴聲,不會隔離/高樓與高樓的喊話,不會隔離/我與你,流沙一樣的光陰,不會隔離/這千年的城郭,與安寧祥和,不會,隔離。”表現出了戰勝疫情的決心。

這些詩作抒發出人民的心聲,引發讀者強烈共鳴。劉漢俊的長詩《致敬武漢人民》寫於1月23日武漢市內公共交通停運、離漢通道關閉的當天,作者在詩中呼喚全國人民攜起手來,和武漢人民、湖北人民站在一起。“武漢人不怕面對困難與凶險,怕的是沒有理解與同情。武漢人不怕做出割舍與犧牲,怕的是沒有光亮與溫度。”詩人寫道:“有一座城市,叫眾志成城……有一顆信心,叫萬眾一心”。

劉漢俊說:“我是在北京工作的武漢人,原計劃回武漢過年,卻被疫情打亂了計劃。看到家鄉人民為防止疫情蔓延做出的犧牲,我很感動也很難過,於是寫了這首詩。武漢人民是疫情最大的受害者,我希望大家能夠理解、同情、幫助武漢人,共克時艱。”這首詩在學習強國平台上的讀者閱讀量超過1736萬,點贊人數超過55萬。

逆行者,我們向你們致敬

在抗擊疫情行動中,有一批偉大的“逆行者”,他們放棄休假、放棄與家人團聚的機會,從溫暖的家來到醫療一線,用生命拯救生命。蘇滄桑的《致逆行者阿弟》就是這樣一首寫給英雄的詩。

在詩歌的開頭,作者這樣寫道:“阿弟/鼠年大年初一/八十歲的母親撫摸著電視熒屏上的你/援鄂醫療隊的一百四十一分之一/母親認不出全副武裝戴口罩的你/認出了那個領誓的聲音如此熟悉。”

蘇滄桑說:“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我同事的弟弟是浙江省援鄂醫療隊的一名成員,大年初一,他在本命年的第一天凌晨3點接到通知,出征湖北。”沒有道別,也沒空打電話發微信通知家人,“阿弟”80多歲的母親隻能通過聲音分別熒幕上的兒子。“老母親辨認出兒子時,用手幾次撫摸電視機上的畫面。”蘇滄桑講到這裡時幾度哽咽,以此為題材,她創作了一首詩。

詩以言志為體,以感人為用。作家們飽含深情的筆觸下,當代醫務工作者的崇高形象呼之欲出。

1月23日,原第一軍醫大學赴小湯山醫療隊全體成員向南方醫院黨委提交了一封《請戰書》,這些曾在17年前赴北京抗擊非典疫情的戰士們在《請戰書上》印下了自己鮮紅的指紋。黃亞洲以此為線索,寫下了《求戰書上,這些螺紋的形狀》:“他們是在除夕之夜出發的,求戰書上/所有血色的螺紋都迅速轉動了,成為高鐵車輪/他們願意在大年初一,直接/面對死神。”戰士們的精神深深感染了詩人,他將這一枚枚鮮紅的指紋比喻成“密密麻麻的‘八一’形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