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咏史之击鼓唐朝二万里

作者: 又亦 发布时间: 2019年08月16日 14:05:21
流云纵容慢歌的行板 假想的唐朝,唇上抿着运河的忧伤 用苍生扭曲的脊梁,丈量步辇的高度 跃马,飞涧,踏出千里流星,把大地之美和盘托出 转身的时候,拭去 佩剑的睫毛上,白雪的泪水 山呼一声万岁 大河依旧汹涌 当水漫过唐朝的衣角 翰林们静坐,像折叠起来的

流云纵容慢歌的行板

 

假想的唐朝,唇上抿着运河的忧伤

 

用苍生扭曲的脊梁,丈量步辇的高度

 

跃马,飞涧,踏出千里流星,把大地之美和盘托出

 

转身的时候,拭去

 

佩剑的睫毛上,白雪的泪水

 

山呼一声万岁

 

大河依旧汹涌

 

 

当水漫过唐朝的衣角

 

翰林们静坐,像折叠起来的竹简

 

泼了点墨水,入夜的江山弹起了秦王破阵乐

 

陷落宫墙,处子们踏着细碎的落花低眉回首

 

垂髫松软,眼神里怀着江南风物

 

玄武门是唯一不可遏制的声响

 

马蹄很远,刀剑近在咫尺。

 

 

故事中的那个女人棱角分明,

 

背对东宫,语句里含着刀芒

 

听呼万岁,浮想碧绿中一抹醉红

 

绿卑躬屈膝,红在黄的簇拥下正襟危坐

 

长明灯说个春秋,说些欲罢不能

 

说些雨寺三百年

 

这是命,悬之未决又纵横千里

 

 

桃花酒供奉太白的靴子

 

水中的明眸是神仙的故乡

 

浣花溪边惊动千古的一笔

 

还空悬在隔叶黄鹂的啼音里

 

写诗的人密密麻麻,低着头从他们面前匆匆走过

 

华清池的一浴后,霓裳羽衣邂逅战甲

 

马的嘶鸣扯亮黄昏

上一篇:月光悠悠

下一篇:绿叶与鲜花的爱情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