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对当代诗歌写作的几点看法

作者: 慕波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12日 14:16:53

  当我写这篇文字的时候,我要告诉读者,我不是诗人,只是一个普通百姓的读者。一个爱好文学特别是诗歌的读者。今天我是以一个爱好诗歌普通读者的身份来谈谈对当今诗歌写作的几点看法,我知道会有人因为对诗歌写作的探讨,应该是那些文学名人的事。但我要告诉读者的是,诗歌是要面向社会的,是要写给大多数百姓看的,否则诗歌是没有出路的。
  
  每当走近书店,看到一本本诗集落满灰尘,很少有人问津。不仅使我一个爱好诗歌的作者,感到很痛心难过。曾经感动着我们一代又一代的诗人,普希金徐志摩,冰心等如今已渐渐变的是那么的遥远和陌生。
  
  我们伟大的祖国是一个有着灿烂文化,历史悠久文明的古国,涌现了多少文人墨客。古代的有李白杜甫白居易等近代的有徐志摩,艾青,当今的海子,舒婷,汪国真等新的世纪到来,诗歌走进备受冷落的时代,在物欲横流金钱万能,精神世界一片空虚的今天,诗歌正遭受前所未有的嘲讽,变为一文不值。便出现了以死抗争,唤醒诗歌走进春天海子等诗人。为什么现代的诗歌病入膏肓。我想不单纯是这个社会造成的原因,另一方面原因是现代诗歌的本身。从八十年代以来,一种臆想朦胧的诗歌被渲染的无边无际。诗坛上流行的朦胧诗占了主导地位,是诗歌创作的飞跃,一次变革,也是诗歌空前的灾难。大多数作者热衷于西方现代诗的写作手法和风格,几乎忘了祖先留给我们具有中国特色诗的风格和诗魂。诗歌演变成了一种语言的游戏,凭借技巧写出晦涩无聊,颓废的诗。我曾经问过很多高中初中的学生,让他们说说对当代诗歌的看法,他们说古代的诗歌是喜欢的,对现今的诗歌却很反感。当我问为什么,他们说很多的诗歌看不懂像猜谜语看了头痛,于是便不喜欢读诗歌了。我问现今诗坛你们比较喜欢谁,他们几乎全是喜欢汪国真的诗。他们说汪国真的诗,浅意好懂喻意深刻,而有哲理性。是的,我和这些学生都是一样的,对于大多数普通读者来说,接受诗歌能力有限,怎么会喜欢看百思不得其解猜谜语似的诗歌。在时间就是金钱的当今世道,很少有人会花很多时间去研究晦涩难懂的诗篇。
  
  如今网络时代的到来,诗的作者也多如牛毛,而真正受读者欢迎的诗人却很少。我去过几个网站,其中有一个网站给我的印像很深,那里推荐精品的诗歌几乎全是晦涩难懂的诗,而易懂浅意的诗,编辑却很少推荐。这是诗歌的悲哀,诗坛的怪风。我想如果李白,白居易等古代诗人活到现代,去这个网站发诗歌会被气死,那些快炙人口,流转百世的名篇的诗是一篇也得不到推荐的,原因是一看就懂,连小学生都会看明白的诗,如王之涣写的‘白日依山尽……’还有白居易写的‘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这些普通读者一看就明了的诗。这些大诗人真是有幸生在古代啊。
  
  我在这里发表对诗歌创作的看法,并不是反对朦胧诗,也不是赞成把诗写的浅意成了直白的顺口流诗。这就好比唱歌,有通俗唱法和美声唱法。朦胧诗和浅意诗各有千秋。两则都应恰当其份。浅意诗应字面浅意,寓意要深刻。意境要丰富,否则诗意太直白,没有意境,就成了顺口流,就失去了诗意,而朦胧诗也不能写的过于云山雾罩晦涩难懂的。诗是写给大多数普通人看的。大多数人毕竟不是文人墨客。如果诗歌写的让读者看了不知所云,而故弄玄虚生硬晦涩,那就不是好诗,也不是诗歌发展的方向。不论写流行的朦胧诗,还是浅意诗和古诗,都要恰当其份。用一颗爱诗的心,感情真挚的去写诗,以感动读者。而不是用技巧故弄玄虚,玩弄文字去写诗。
  
  从古代的李白杜甫到现代的伟人毛泽东,陈毅,以及徐志摩,郭小川等诗人,他们的诗快炙人口受到读者的喜爱。现今中国诗坛的汪国真的诗是非常受广大诗歌爱好者喜爱的,汪国真写的著名诗篇很多,他是一个用心去写诗的人,其中‘让我怎样的感谢你’的诗就是一首通俗易懂快炙人口,很流传成功的诗篇。
  
  诗歌不是散文,杂文,古代的诗歌很讲格律压韵,当代的诗歌挣脱了古代诗的枷锁。给诗歌飞翔的翅膀,诗歌创作,进入自由化的时代,但是诗歌就是诗歌,而不是散文。诗歌不押韵也要有一定的韵律感。如果诗歌读起来没有一点节奏韵律,就像散文杂文只不过分行来写,那就不是诗歌。我曾经在一个文学的刊物读过这样的一首诗。这个诗歌被选为精品,我不明白,编辑怎么会推荐这样的诗歌。在我看来,这不是诗歌,连散文都不是。我不说这诗歌的臆想,就这诗歌没有一点韵律感就足以让读者生厌。这首诗我把它不分行写在一起,你看它还像诗吗。‘钟敲了十二下,当当,我在蚊帐里扑捉一只苍蝇。我不用手,过程简单及了。我用理解和一声咒骂,我说;苍蝇,我说血,我说十二点三十分我取消你。然后我像一滴药水滴近睡眠。钟敲十三下,当,苍蝇嗡鸣。一对大耳环仍然在我的耳朵上晃来晃去’这首诗写的晦涩,却评为精品为什么?,这样的诗会快炙人口,成为千古流传的诗篇吗?我茫然了,到底什么样的诗歌才是好诗呢?
  
  诗歌的春天在那里?诗歌不应变成文学的垃圾,而应变成点缀文学春天的花朵。不应是诗歌死了,诗人死了。好了我不多说了,我只是以一个普通爱好诗歌的读者写出一点心里话对诗歌创作的几点看法,由于水平有限难免有点偏见,如果有不当之处望诗人行家们批评指正。
  
  不过我最后要说的是,诗歌是要走向社会的,是要给大多数人看的,现今网络的兴起,写诗的人很多,真正的诗人却很少,懂得诗歌的人很少,让人看了难忘,快炙人口流传的诗歌却寥落星辰。写诗要用心去写。诗歌未来发展的出路在于面向社会,走进百姓,而不是诗歌圈里的互相吹捧,孤芳自赏,如果是这样,诗歌永远不会有春天的来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