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最后一句呐喊诗行

作者: 慕波 发布时间: 2019年07月25日 17:00:23

  最后一句呐喊诗行
  
  这无端的黑势狂风,黑色奴役
  的手仗。
  吆喝,乌云黑色饲育死刑。
  
  森林的叶子失常,狼兽闪影
  裂开的阴风,在狰狞狂笑
  凄凉的黄昏,惊落了鸟的巢寝。
  
  我无端的身骨鞭子, 似走进
  劳役、痛苦的天堂
  我听不到声音,再也听不到。
  
  天空的洪钟沉没了,黑虫吸尽黄昏
  最后一滴光明信仰
  我下沉了,在无法分辨黑色的海。
  
  我如一具浮尸,飘浮在记忆木筏
  光明的记忆
  我大声呐喊,我的血腔,红色的。
  
  我在黑色的海浪,锯成碎片的木头
  口腔的泡沫
  撒向了大海的花,啊,我是木之花。
  
  我在大海里浸泡,收集了零散失缺
  的情绪与梦想
  那浮动的影子,没有日记的颜色
  为我,沉哀而歌唱
  在天际的无穷,无穷的天穹,是金黄。
  
  我揣着没有日记的颜色,向黑浪征伐。
  我种了灵神之花,我摸着生灵之光
  向上帝说:
  让我飞向白鸽的天堂,我富有生命的诗华。
  
  我听见了,听到森林的喧哗,松柏的清香
  绿茵卑微的韶华,沙漠深处的手掌
  那里亮着,亮着无屈服黑势力奴役的手仗。
  在晨晖的绮光,太阳永恒着天穹的神光
  天亮了,天亮了
  我复活了。
  活了写好的诗的最后一句呐喊诗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