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逃离,那把残破旧事

作者: 海槐 发布时间: 2019年08月17日 09:08:29
一场青春,一缕光影;一纸情书,一缘情愫;跃然行走的青春光阴里,光与影交织的城市,灯火辉煌。一群人,一场曾近,一群人,一场故事。 当我以偶尔愤怒、偶尔冲动的年纪,穿行在漫漫红尘,山川河岳,彼岸灯火,一场又一场的烟花雨夜,盛满了多少轻狂少年的璀

一场青春,一缕光影;一纸情书,一缘情愫;跃然行走的青春光阴里,光与影交织的城市,灯火辉煌。一群人,一场曾近,一群人,一场故事。

当我以偶尔愤怒、偶尔冲动的年纪,穿行在漫漫红尘,山川河岳,彼岸灯火,一场又一场的烟花雨夜,盛满了多少轻狂少年的璀璨岁月。

冥想时分,总是夜深,猜不出想不透的结局,总是一次次于喧嚣的夜空里,突兀的盘旋在半空,然后以一朵朵花的样子绽放,灿烂地,散开、坠落——静寂,静寂的让人喘不过气。

夜幕被剪接,月光倾泻;路人苍白,冷冷年华;谁与谁曾相识在西湖的断桥残雪?走在青石板的巷子,屏息静气,努力挣脱嘈杂,努力找寻一丝丝纯净;喧闹的城市,宽大的柏油路,车水马龙,我,无所适从。

回忆这场游戏,总是这样不经意的滋润着,折磨着自己。聪明地,你告诉我,我们的日子为什么一去不复返呢?但我的手却几乎是渐渐空虚了。《匆匆》般,“日子滴在时间的流里,没有声音也没有影子。”每次,都那样的突兀,突兀的来去,措手不及。

八月,斑驳的树影斜躺在藏青的天空下,我站立其中,同日光一起,怀念久远的前事。两人一马,桃去如飞;远离了的——旧城。一本泛黄残破的羊皮卷小说,镂刻了多少天空下放飞梦想的勇气,而如今,时光微漾,只是掀起故事里的点点涟漪。

无的放矢的夙愿,握着的残破旧事,烹字疗饥,触碰的,自己的曾经样子。你只是漠视着,从不知道我一直站在你的身前,无论时光深浅,无论岁月肥瘦。雨下一直下,我就一直淋,淋了十几二十年。直到沧海横流,飞鸟飞不开手掌,我才发现,原来我是没有脚的,一回头便会死去。

所谓的曾近,琐碎的桥段,那时的我,力挽狂澜,却还是没能抓住那条流逝的尾巴,那流转的眸光,依依不舍。躲在角落里哭泣,放肆在逆光的路途狂笑。

温顺的日光中,我总是反复在睡梦和醒去的囚牢,如梦如幻。布满红绿的十字路口,一次次徘徊在留恋和重新开始之间。我逃离在逃不离的天空里,同自己的影子每日相遇,偶尔吵闹,偶尔拥抱,或者,一起悲伤,一起哭泣。

我静静的仰着头,写下一些拼凑不完全的青春,纯白的天花板,简单的色彩。一个人的黑夜,独自的空间,偶尔发呆,偶尔痴笑——那静谧仿若静止却又不能停滞的光阴,我既贪婪却又害怕的吸允着、流逝着。

惊鸿一瞥的停留,日复一日的等候,最不划算的赌博,明知故事的始末,却从不放弃。愿你我终会明白,早些明白,坦然对待。时间的洪流已奔腾许久,与之一起的还有不下雨的阴天,还有烈日炎炎的雨天。

春夏来去,故事淹没,我徘徊在日渐来去的日子里,一日日苦等,一次次哭泣。望着枯荣的花草,终于,默然无语。后来,我慢慢懂得,一日日沉浮的旧时光,早已深深植根在我渐近干涸的记忆,挥之不去,那些痛楚,那些欢乐,只能附加在灿烂如虹或者日渐沧桑的未来岁月。

甚嚣尘上,宁静致远,我诚惶诚恐的等待着明日的到来。想逃开,却又期待。这个灯火辉煌的城市,我,手握的一把残破旧事,在华灯初上的街道,游离。

??????????

一场青春,一缕光影;一纸情书,一缘情愫;跃然行走的青春光阴里,光与影交织的城市,灯火辉煌。一群人,一场曾近,一群人,一场故事。

当我以偶尔愤怒、偶尔冲动的年纪,穿行在漫漫红尘,山川河岳,彼岸灯火,一场又一场的烟花雨夜,盛满了多少轻狂少年的璀璨岁月。

冥想时分,总是夜深,猜不出想不透的结局,总是一次次于喧嚣的夜空里,突兀的盘旋在半空,然后以一朵朵花的样子绽放,灿烂地,散开、坠落——静寂,静寂的让人喘不过气。

夜幕被剪接,月光倾泻;路人苍白,冷冷年华;谁与谁曾相识在西湖的断桥残雪?走在青石板的巷子,屏息静气,努力挣脱嘈杂,努力找寻一丝丝纯净;喧闹的城市,宽大的柏油路,车水马龙,我,无所适从。

回忆这场游戏,总是这样不经意的滋润着,折磨着自己。聪明地,你告诉我,我们的日子为什么一去不复返呢?但我的手却几乎是渐渐空虚了。《匆匆》般,“日子滴在时间的流里,没有声音也没有影子。”每次,都那样的突兀,突兀的来去,措手不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