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教师节给文学路上的老师们

作者: 又亦 发布时间: 2019年08月22日 16:43:11

  今天是第三十个老师节,感觉对这一年来学写诗的经历有了好多的感慨。在这一年里认识了好多文学前辈,有跟我一样刚学写文字的,有早几年的,也有十年或几十年以上前辈。前辈们一视同仁的态度让我感激也让我高兴,他们没因我的文化低而看轻我,反而还指点我该如何写,如何去学习,去撑握。

  读书时,对老师一直有阴影。记得上小学六年级的时候,学校要参加奥林匹克数学赛。每个学校选六个学生,当时我也被选其中作为参赛者。参赛前老师作了一次班级测试,经过测试再来选定参赛学员。测试结束后,班主任老师当着全班只有十二个同学的面问我:你的试卷是你自己做的吗?你没有抄张绍龙的吧?当听完老师的问话时,我一脸发烫的瞢了,脑子里嗡嗡作响,竞然一时答不上话来。在同学们异样的眼神里,我却没有了解释的勇气。事后我跟连桌的张绍龙借了他的作业本作了全部对照,发现若要说正确,那一次试题的准确性只有我一个解得最完整,就因我的学习不是最好,才得了老师的怀疑。最后我还是参加了比赛,但那次我们六个参赛学员没有一个得到名次,就是老师眼中学习最好的,也考得一塌糊涂。还有一次是读初一时,开学后的一个星期,语文老师让我们写作文自我介绍,只因我的书桌上有一本作文选被语文老师看到了,也当着全班五十个学生的面说我照抄了。我看着同桌希望她能说点什么,她却装作没她的事一样没理我。

  第一次在网上发表作品是在《中国文学》上,这得感谢鲁吁。而鲁吁又是和我一样学写诗的文友(沈冰妹妹)介绍给我认识的,她说:他人很好,在写作上有什么不懂的都可以问他。鲁吁是我的网友也是我的文学小前辈。(这里用“小”字,只因他的年龄比我小,但在文学路上他是我的前辈。)我记得当时鲁吁发QQ信息给我说:明杰老师的《中国文学》在征稿,你可以把的诗歌投给明杰老师试试,这次用稿量大,要求也不太严格。那一期的《中国文学》共两个专题:一个是关于母亲节专题;另一个就是雅安地震专题。随着他把投稿邮箱发给了我,我看着他发过来的信息,反倒一时为难了。因我还不知道如何投稿,我也没投过稿。虽然平时我喜欢写些酸不拉叽的文字,也只当无聊时伤心自己跟自己说话而已。写诗也是在玩达人时在几个文学社里贴过几次,不过当时写的那些不能说是诗,只能说是分了行的散文吧了。

  我把自己的为难告诉了鲁吁,然后给他发了个害羞的表情。他给我回复了一个微笑的表情后,给我的QQ邮箱发一封投稿的格式的信件,让我照着他发给我的邮件投稿就行。那次我投了两首诗歌:一首是《致母亲》,一首是《重症病房里的雅安》幸运的是,我的第一次投稿且两首都被选取了,这不仅使我开心也给了我力量。在学写诗的那段时间里,感觉认识他们真好,可以写好了发给对方,相互给对方提意见虽然诗歌对我们来说,谁也不在行但那份真诚让人开心。也因认识他们俩而知道了《丹荔》,我投在广东增城《丹荔》杂志上的《一个人的雨》有了第一次的稿费,也因此认识了《丹荔》的主编(罗德远)罗老师。当沈冰告诉我说:我的诗歌《一个人的雨》被135期的《丹荔》选用时,那份开心真的无法用言语来形容。觉得至少它认同了我努力了也可以做到。对罗老师于我而言是即感激又尊重。感激罗老师的认同。尊重罗老师的拭一同仁。因之前有文友跟我说过,有的编辑用稿一般只用熟人的稿子或是推荐稿,要么就是有名气人的稿子。而罗老师却选了我的作品,这也就说明罗老师的不同之处。虽然我跟罗老师不认识也不熟,我也不是名人而在写作方面我完全是一无所知的新人,但老师却认同了。随后又给罗老师投了几次,都被选在不同的《丹荔》杂志上。

  在QQ上跟罗老师聊过几次,聊的也不是很多,也只是简单的问候或是投稿的事。虽然跟老师没当面见过,但在老师的话语中能感受到老师的为人。他和蔼可亲是认识老师的文友共认的,老师在文学路上可以说是老前辈了,可他在我们面前却没有半点名人架子,给人感觉就像一位认识很久的大哥。而老师还一直关注打工群体,也为打工群写过好多带着泥土芳香的作品。如罗老师的《打工前沿的歌者》就是这样一本书。我觉得一个有良知的文学爱好者,把精神用在关心弱势群体的身上是难能可贵的。

  在文学路上一路走来,有过失落也有过开心。因文字我认识了好多用心灵说话的人,如:(沈彩初)沈老师、剑东、清川、钏明荣、拉萨、洋滔老师等等。在写诗的问题上,我常常请教于他们,而他们也没有因我的无知而拒绝我,反尔在不足之处常给我意见。特别是剑东大可和洋滔老师是我打扰最多的,一直觉得对他们觉得不好意思。说句实话,我对这些老师说不上了解,比如他们的生活,他们的工作家庭,我知道的仅是皮毛而已,可对文字的热情大家是一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