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写“导师崇高师娘优美”论文作者谈科研之路的

作者: 慕波 发布时间: 2020年01月13日 14:15:35

回想自己科研生涯的整个历程,整个认识过程,全都受益于程国栋辛勤的牵引和指导。是啊,人怎么勾勒身边未来的图景呢?最便捷的无非是以边上优秀的人为榜样罢了。但这么做也不是很容易的事情,因为人通常都是贵远贱近的,远的东西才有魅力,单从魅字就可见一斑。魅字从鬼步,远的世界有太多模糊未知的东西所以对人有吸引力。改成由近及远,从周围欣赏出美来,表面上只是要求个人心大一点,眼大一点。但实际上这里发生了转折,有一个跨越情景空间褶层的问题。

下面水利万物而不争的发展理论认知形成过程图,其实也是我个人研究思路转化路径图。1999年初,我用了2年的时间就完成了国家九五攻关项目水资源承载力研究的部分内容,实际上已经完成了博士论文。现在回想起来当年坐等答辩的日子,真如春风楼中坐,怎一个美字了得。高我一级的赖远明(此人没有想到10年后成了院士,真是绝艺如君天下少!),王根绪(过了几年他也成了杰青)都还没有搞出论文来。怎么办呢?不能让当时哪个“闲人似我世间无”的人闲着啥。程国栋正要搞生态水文和生态经济的工作,于是安排我去搞点可持续性评价的工作。记得当时王浩他们提出了个净福利函数的指标,就是在国民经济核算中扣除环境损失的成本。做点加减法那好办,我接手后三下五除二就搞定了。那还搞什么呢?程老师送了我本国外生态经济的杂志,是围绕一个人的工作讨论热力学熵与生态经济的。后来我当然知道,这个作者是Herman Daly的老师,堪称生态经济的开山鼻祖。记得当时的实力还看不太懂,但是对生态经济有了朦胧的认识,开始了在图书馆闲逛,并时不时找点书翻翻。也就是在这时候,我看到国外生态足迹的工作,发现好模仿。于是问程老师要了35美元从国外买回了生态足迹的计算软盘,开始了生态足迹的研究工作。生态足迹的工作后来发表在地理学报上,记得当时兰州片人文地理在地理学报上还没有出现过文章。这篇文章没有想到后来有那么大的影响,竟然名列地理学报创刊85周年论文高被引频次的第三名。

我数理基础本来还好,加上硕士三年基本上在兰州大学学了3年数学,去打数理基础也是程国栋指引的。有数理基础当然模仿别人的工作快,所以什么条件估值,选择模型等都能很快的模仿过来,所以文章到处乱飘。但事情在3年后发生了转折。2003年我被聘到日本当了副教授,也就是在日本工作期间,我发现了生态足迹工作理论与实践结果不一致的地方,美国日本都是不可持续的,怎么大家还趋之若鹜呢。于是考虑到问题的两面性,考虑到社会资源不仅对环境造成了影响,其实还具有缓解和适应环境影响的能力。从而开发了考虑社会资源作用的可持续发展评价等式ImPACTS。这篇文章曾获得过nature的审查意见。后来知道拿到Nature的审查意见其实挺难的,70%一来就拒。所以弄得我现在还一直想Nature。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单位将我提拔成了研究员。记得当时同在日本工作的邱国玉教授看到ImPACTS一文后,曾说你确实已经有了研究员水平,闻此当时还有些不解,现在看来感受颇深,单位那么多教授帽子很多但有ImPACTS等式工作水平的实属凤毛麟角。尽管由于当时所处位置的限制,考虑不到社会资源转移环境影响的作用(Rothman的这篇文章影响很大),但由此开始我个人开始摆脱模仿的套路,开始走上了自己的创新发展道路。

2004年回国后,我就开始按ImPACTS等式布局生态经济小组的研究工作。生态经济小组成员脱产学习的博士都拿到国家自然科学青年基金,这说明学科方向布局是比较成功的。2005年,冷疏影在地理学报上发文,认为人文地理的研究要么就是跟上国际前沿,要么就是结合中国传统文化开发符合自己国情和实际的研究工作。我比较喜欢历史,初中的时候就翻过资治通鉴和蔡国藩的中国通史。加上当时自己已经是研究员,程国栋还经常讲生态经济就靠你啦,于是我就悄悄的开始了搞有中国特色的研究探索之旅。尝试去解决ImPACTS等式都没有解决的人朝哪个方向走的问题。这些工作比较突出的有,在《人地系统中人文因素的分析框架》中总结了人文科学和研究方法的演化范式;采用历史的视角,兜底思维的方法研究了张掖市面向幸福的水资源管理战略规划;引入中国的传统文化思想,提倡生态经济研究应采用整体性的研究视角并重点研究人。即使如此,依然没有解决人往什么地方走的问题,还是处于一种四顾路茫茫的状态。知道要去解决怎么走的问题,但不知怎么解决,也知道自己还没有解决。怎么办呢?2011年流域科学计划重点基金的答辩通知我都没有及时回信,此举显然不妥当。还好,程国栋指引我去登下泰山。也就是这一次,我的研究思路发生了重大的转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