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看见啥说啥 想起啥说啥

作者: 冬萍 发布时间: 2019年08月06日 11:12:26
我问书摊主人:“这是你收购的书?”这时注意到,摊主是一位年龄不大的女孩子,模样很象早年的日本明星山口百惠。对,就是那样一副眯着眼睛笑吟吟的可爱少女形象。她身材瘦小,并且几乎一直蜷缩着身子躲在书摊后边,蹲在地上,两只胳膊竭力抱紧自己的膝盖。看得出,她有

                                                       

在学校餐厅吃饭,每顿照例都要喝上一两碗免费蛋汤的。这是我早在北京漂泊的时候就养成的习惯,吃过饭不喝点汤水,总觉得意犹未尽。北大清华的学生餐厅不但免费供应汤水,还免费供应豆浆,因此我常常光顾那里,并且觉得那也是吸收著名学府学养的一种方式。我们华中师大不比北大清华那样阔绰大方,所有的学生餐厅都没有免费豆浆,但都免费供应白菜蛋汤,尽管清汤寡水,不要钱白给你喝,就不要得着便宜再卖乖了。喝着漂有蛋花和白菜的免费清汤,抚摸着被汤水撑得滚圆的肚皮,在初冬正午的暖阳里,眯缝着开始疲惫的眼睛,感到一种满足和惬意……

今天蛮幸运,大多时候总围着一圈食客的汤桶前,此刻竟然只有一名女生。急忙跑过去。

那女孩看上去应该是一名低年级本科生,身材清瘦。她拎着长长的汤勺的木手柄,慢慢地、文静地在汤桶底部捞呀捞呀,捞了半天,捞出几片白菜帮子;接着,慢慢把勺子里的汤倒出来,只剩下几片白菜帮子;然后,文静地盛进自己的汤盆里。我注意到,她拿着的汤盆是餐厅里最大型号的那种,我也经常用这种汤盆盛汤,它的一盆足足抵得上其它小型号的两盆,可以盛一次就喝个过瘾的。

女孩盛了几片白菜帮子,我伸手要去接汤勺,她却没有放下或者递给我,她连看也没看我一眼,又自顾自地把长长的汤勺伸进汤桶深处,象刚才那样慢慢地、文静地捞呀捞,捞出来的依旧是让一般人看了就没胃口的白菜帮子。大多数学生当然不喜欢吃这些厚厚的、水啦啦的白菜帮子的。这女孩子是个例外。

耐心地等着。看到她第三次把汤勺伸进汤桶里捞呀捞,我竭力抑制着不耐烦,但还是有些性急地催促:“同学,你能不能快点?谁象你捞那么多白菜帮子呀?”

文静的女孩慢慢抬起头,冷冷地瞥了我一眼。我看到,她俊俏却有点苍白的、瘦削的脸庞上,竟然没有受到挖苦后不好意思的羞涩。要知道,这个年龄的女孩子是很敏感很爱面子的,一般的女孩子别说受到嘲笑,即便一个不适当的眼神,也许就能让她们感觉到自尊心的被伤害,并给你来个下不了台。有一次,邻桌一个女生把一块足有我的大拇指大小的红烧猪肉挑出来扔到了桌子上。对于此类在大学餐厅里常见的浪费粮食和在今天比较昂贵的猪肉的行为,我是不大能理解的,我笑眯眯地对她说:“同学,这也许是你妈妈舍不得吃的一大块红烧肉呀!”

没想到,女生的脸“腾”地一下子红到了耳朵根,甚至眼圈也红了。她局促地用眼光洒了洒周围吃饭的同学,突然愤怒地把筷子“啪”地一声拍在饭桌上,气呼呼地噙着眼泪,盯了我两眼,“噔噔噔”地走开了。

唉,我本无嘲笑的恶意,却招来这么一个尴尬。

今天这个看上去弱不禁风的文静女孩比那天的女生心理素质强多了,她不但没有拍筷子摔盆子,对于我的挖苦,她甚至没有回击一句话,甚至没有羞怯,她只是平静或称冷淡地瞄了我一眼,依旧自顾自文静地捞呀捞呀,甚至也没有因为我的催促加快速度。

女孩终于捞了半汤盆的白菜帮,又盛进一点汤,然后把汤勺放进汤桶里。汤勺歪了一下,经常被手抓握着的木柄浸到了汤里。我皱了皱眉,伸过去的手又缩了回来,迟疑片刻,有点懊恼地嘟囔了一句,放弃了今天这一到两碗的免费蛋花汤。

回到座位上,低头吃着没滋没味的饭菜。无意间抬头,看到刚才那个女孩已经吃完了第一碗免费白菜帮,竟然再次走到汤桶前,象刚才那样,慢腾腾地、文静地捞呀捞。她依然没有左顾右盼,一直淡定自若。这时,我有时间仔细打量她。她个子高高的,在这个女孩子普遍矮小的地区,她的个头明显地出众。她脸色苍白,但好像不是营养缺乏带来的苍白,应该是她天生招人喜欢的白皙。她穿着一件蓬松的白色羽绒服和略微宽大的牛仔裤,这样的打扮让她几乎显出亭亭玉立的丽质。

一个蛮漂亮蛮招人爱怜的女孩子!

盛了第二碗汤或者说白菜帮,她隐身在越来越拥挤的学生食客群中……

,